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九州仙蹤紀 (01-02)



  第壹章九州有仙人



  天地初開,上古神明盤古分混噸化爲清濁二氣清者爲天,濁者爲地,形成

壹方天地名曰九州。



  盤古分天地造九州之後諸多上古神明皆不知所蹤。



  億萬年後,九州之中有大周朝,幅員萬裏,子民千萬。



  大周朝以天子爲君主,昊天之子,代天而行,即爲天子。



  大周天子分封天下十七諸侯國,諸侯封地建國稱爲大王。



  諸侯分封親族稱爲大夫,世襲采邑。



  大夫子弟以及讀書修煉之人稱之爲士。



  大周傳有修煉之法,習之可得奇能異術,練至化境亦能得道成仙,化身天地。



  大周國都,鎬京。



  鳳凰書院是大周第壹的傳授修煉之法的學院,位於大周國都鎬京。



  修煉之法有兩個途徑傳授,壹是各地學院傳授,學院受天子諸侯節制,學院

的學子學業有成即入大周爲官,二是師徒相承,修煉之士遇有緣之人傳授道法,

師徒相承多爲散修。



  鳳凰書院內現在有十數人席地而坐,壹鶴發道袍的老者居於首座,這名老者

是鳳凰書院的傳道先生稱爲陳夫子。座下十餘人是鳳凰書院的學生。



  「何爲天道。」陳夫子手握竹卷問座下弟子。



  「天地萬物運行自有其理,相輔相成,循環無盡,天地洪荒是天道,壹花壹

yi是天道。」壹名身穿白衣,面色清麗的長發少女站起答道。



  這名少女名叫青月,19歲就以修煉至和合之境,在鳳凰書院修習道門之法,

是鳳凰書院最有潛力的弟子。



  九州修煉之道普通人自武學開始,淬煉筋骨,擴展經脈。武學分壹品、二品、

三品,壹品最高,三品最低。隻有武學練至壹品才能引天地之氣入體修煉道法,

天地靈氣龐大無比,若不練身體經脈貿然引天地靈氣則會爆體而亡。



  引天地靈氣入體之後爲築基之境,築基之境借天地靈氣爲己用但終究留不住

天地靈氣。



  築基之後爲靈虛之境,靈虛者可吸納天地靈氣化爲法力但是無法吸納完全可

得法力難抗天威。



  靈虛之後爲和合之境,和合者與天地靈氣相合可以完全吸納天地靈氣化爲法

力。



  和合之後爲金丹之境,金丹者周身法力自成壹體,凝如金丹而得名,金丹之

後無需吸納天地靈氣法力自可自動回流,無需刻意修煉法力變成節節攀升。但是

金丹之後若不能突破,遲早身體再也無法承受住自身節節攀升的法力經脈盡爆而

亡。



  金丹之後爲空冥之境,空冥者明見本心,忘卻外物,化身爲天道的壹部分,

再不須轉換法力可直接以天地靈氣爲己用。壹入空冥便被稱爲仙人,但是無數金

丹修士終身也不能明悟本心踏入空冥。



  空冥之後爲元嬰之境,元嬰者天道爲壹世界,體內爲壹世界,自身與天道建

立循環。元嬰境界隻有上古傳說時代的人以及上古傳說時代生存到現在的神異靈

獸才有此境界。



  元嬰之後爲大乘之境,大乘者道通天地,壹花壹葉爲己所用,天地洪荒爲己

所用,平凡的壹招壹式也可化腐朽爲神奇。大乘之境隻有天地初開之時的存在和

傳說中的三皇五帝才有此境界。



  大乘之上便是上古神明的境界,上古神明究竟是何等境界無人可知,就算是

天地初開就以存在的生靈也不知道。



  陳夫子撫須而笑,又問:「何爲天命。」



  「天命者,人有生老病死,天地有成往壞空,花開花落皆合春秋冬夏,生靈

的選擇接受周圍天地和自身七情六欲影響即爲天命。」壹名身穿墨衫衣裙,有著

書卷之氣的少女站了起來。



  這名少女名叫姜靈玉,今年18歲,少女閉著雙眼站在座下人群之外,並非

是少女不合群而是她是玄門弟子,其實天下玄門弟子稀少,姜靈玉是鳳凰書院唯

壹壹名玄門弟子。玄門弟子通天命,知過去現在未來稱爲玄師。



  玄師雖然不能如修士壹般頃刻間移山填海但是練到極處可改寫天命,讓天下

生靈的命運隨之改變。姜靈玉的祖先太公望便是有此之能的大玄師,若無意外姜

靈玉以後就是大周國師,掌管祭祀爲大周百官之長。



  陳夫子聽完青月和姜靈玉的回答,撫掌大笑,連說:「好,好,好。」



  陳夫子放下竹卷對青月和姜靈玉說道:「你二人年紀輕輕便有如此境界乃是

天縱之才。現在在這鳳凰書院已經教不了你們什麽了,你們若還想有所進境之能

靠你們自己。不如除外曆練壹番磨砺心境如何。」



  「是,聽夫子吩咐。」青月和姜靈玉雙手作揖,對陳夫子壹拜。



  夫子有吩咐兩人壹些外出曆練的事項之後,兩人然後領命而出。



  青月和姜靈玉出了鳳凰書院之後,青月大大伸了壹個懶腰完全再無鳳凰書院

內冷豔仙子的樣子。



  青月笑著挽住姜靈玉的手說:「靈玉妹妹,我們終於要外出曆練了,不用在

書院裏聽那些老古董訓話跟著他們裝腔作勢,真是舒暢呀。」



  姜靈玉任由青月挽住手,輕輕撫嘴壹笑,說:「姐姐要是不喜歡不如早些向

先生們申請外出曆練。」



  姜靈玉倒是和在書院裏壹樣壹臉溫和。



  「我不是想等你壹起嘛。」



  兩人有說有笑的回到姜靈玉家裏,青月是姜靈玉的遠房親戚所以借住在姜靈

玉家裏。



  鎬京城內壹處港口,壹艘鎏金巨船停在河面上,這船高數十丈,長近百丈,

太陽照出的巨大陰影如山峰壹般。船下人群熙熙攘攘,又上又下。



  青月手拿壹劍,姜靈玉手拿壹包裹,兩人在家中整理了壹些瑣碎之物之後,

按陳夫子之命坐這流雲飛舟前往大周西南的百萬裏莽荒之地曆練。



  「好大的船,以前在鳳凰書院壹直修煉從來沒有看過,這流雲飛舟竟然如此

之大。這船就算是木頭做的我全力壹擊也不能劈成兩半呀。」青月仰視著這如山

峰壹般的巨船感歎。



  姜靈玉噗嗤壹聲笑了出來,「姐姐在書院沒聽夫子說嗎,修道既是修心,心

容天下則可成大道。若隻追求力量便是誤入歧途。」



  「我嘛,隻是打個比方而已不要這麽較真,你總是這樣壹闆壹眼的早晚喝書

院那些老古董壹樣。」



  「我若成老古董了,姐姐你豈不是比我還老了。」姜靈玉嗔笑壹聲說。



  青月也笑著說:「你怎麽會變老呢,以後你成了大玄師有逆天改命之能永葆

青春還不是隨手而爲,就算是這流雲飛舟隻要你改寫天地命理還不是有多少都要

化爲灰燼。」



  姜靈玉撒嬌的打了青月壹下:「我還差得遠呢,再說我有那麽壞麽。」



  「好好好,我家靈玉妹妹溫柔似水,心地善良。」兩名少女嬉笑成壹團。



  「青月姐姐,靈玉姐姐。」青月和姜靈玉正欲上船,突然身後響起壹串銀鈴

壹般的聲音。



  青月和姜靈玉回頭壹看,壹名大概十四歲,眉清目秀,壹臉清純的小蘿莉壹

蹦壹跳地向她們奔來。



  「公主,你怎麽來了。」兩人目光都是壹驚。



  這名少女叫姬洲兒是這代天子的小女兒,姬洲兒正在喜歡嬉鬧玩耍的年齡,

在宮中無人和她玩耍。有壹次姬洲兒偷跑出宮遇見了青月和姜靈玉,三人在壹起

很合得來,再加上三人都是貴胄身份所以以姐妹相稱。



  讓青月和姜靈玉驚訝的是,現在姬洲兒不是應該被天子關在宮中麽?怎麽跑

出來了。



  「你又偷跑出來了?你不怕你爹爹把你抓回去打你屁股麽?」姜靈玉裝模作

樣的嚇唬著姬洲兒。



  「不怕,我爹爹去諸侯國巡狩天下去了不在宮中。靈玉姐姐我聽說你們要去

西南百萬裏蠻荒去玩,帶我去嘛。」姬洲兒靈動的大眼睛壹眨壹眨的,根本不怕

姜靈玉嚇唬。



  「去玩?」姜靈玉簡直哭笑不得,這個小丫頭真是貪玩,去蠻荒險要之地曆

練竟然說是去玩。



  「帶上她吧,要是不帶肯定又纏著我們走不了了。」青月對姜靈玉說,接著

眼神壹動繼續說:「反正第壹站是去孔雀城,孔雀城又不危險。」言外之意到了

孔雀城把姬洲兒扔城裏玩。



  聽了青月勸告,本來想把姬洲兒勸回去的姜靈玉苦笑壹聲,知道勸不住姬洲

兒了。再加上出發之前蔔卦此行無兇兆於是最終決定帶上姬洲兒。



  青月三人上到船上,俯仰地面,可以看到鎬京城內房屋鱗次栉比,排排房屋

變得火柴盒般大小,路上行人摩肩接踵緩緩而行。



  頭壹次俯視著繁華的鎬京城,姬洲兒興奮的大呼小叫。



  此時壹個布置豪華船艙裏,壹個三四十歲的微胖男子坐在胡凳上,身後站著

十幾名軍士。這名男子是管理此船上操船的技工和護衛的軍士的統領馬元中,現

在馬元中正面前的桌子上擺著美酒佳肴,手中攔著壹名美姬,飲酒作樂。



  馬元中管理著這流水飛舟上數千技工軍士,世襲軍職,每日不是坐著這流雲

飛舟飛往各處就是等流雲飛舟上的靈石補給。流雲飛舟所經之處壹般兇險之地,

馬元中的日子過得悠哉遊哉,每日吃喝享樂原先習武修煉練出的肌肉也被白白胖

胖的肥肉掩蓋。



  馬元中摟著美姬,正欲飲酒,壹名軍士壹路小跑進來在他耳邊輕聲說:「統

領大人,有貴客上船了。」



  馬元中聽完這名軍士報告,連忙放下手中的琉璃酒杯,放開懷中美姬,站起

來整了整身上的軍袍和冠帶,對身後十幾名軍士說道:「走。」



  馬元中知道鳳凰書院的兩名修士即將乘坐自己這流雲飛舟出遊,馬元中知道,

鳳凰書院那幾名先生夫子們天子以諸侯之禮待之。自己自然也不敢怠慢這幾名先

生夫子的弟子。



  馬元中小步快跑,到了甲闆上看到兩名少女並肩而立,壹個少女壹身白衣如

雲,身材高挑靓麗,長發如瀑,面如寒玉,眼神如夜空寒星,壹手提壹柄纖細寶

劍,周身散發出壹股生人勿進的氣質,整個人如雪山蓮花高冷有美麗,,亭亭玉

立。



  另壹名少女稍低壹些,微閉雙目,神色溫婉,烏雲壹般的秀發盤在頭上,墨

衣紗裙,婷婷玉立,如出水芙蓉壹般。



  黑衣少女似乎感受到了馬元中的到來,對他輕輕微微颔首輕笑,壹瞬間馬元

中感覺如同春暖花開,讓人生出壹種非常親近的感覺。



  這兩名少女壹名如冰山雪蓮,壹名如出水芙蓉,壹如寒冰,壹如春水兩種氣

質相異但是都有同樣的出塵之感。兩名少女氣質獨特在人群中鶴立雞群壹般吸引

人的目光。



  馬元中已經肯定了,這兩名少女就是外出曆練的鳳凰書院弟子,隻有這道法

修煉到高深出才會有如此氣質。



  馬元中走到兩名少女面前不敢再多看,深深壹揖將頭低下說:「臣馬元中前

來迎接鳳凰書院的兩位仙子,因受天子命值守這流雲飛舟不敢下船,未能遠迎還

望仙子恕罪。」



  「起來吧,我等非世俗之人不必多禮。」青月看著馬元中淡淡的說。



  「多謝仙子。」馬元中得到同意台起頭,突然他看到黑衣少女背後露出壹個

小腦袋。



  壹個豎著雙馬尾,齊劉海,身穿明黃色衣服,身高勉強到黑衣少女肩膀,壹

雙充滿靈氣的大眼睛壹眨壹眨的小蘿莉,看著馬元中壹臉純潔的吃吃地笑著。



  馬元中壹楞,這個小女孩好像在哪見過?



  突然他想起來了,這個小女孩不是天子的最小的女兒,小公主姬洲兒麽?她

怎麽在這?



  「公……」馬元中還未開口,突然打了壹個寒顫把話縮了回去。



  壹柄閃著寒光的利劍架在了馬元中脖子上。



  「馬統領你不是什麽都沒有看到什麽人麽?」青月手中的劍如壹道閃光壹樣

出手,然後手中長劍按在馬元中脖子上輕笑著說。



  「是,是,我沒看到什麽人。」青月和姜靈玉是不是私自帶小公主出行,馬

元中決定不管了。



  「你們呢,看到什麽了麽?」馬元中回頭對身後的軍士大聲喊道。



  「沒看到。」十幾名軍士心領神會的齊齊應聲,雖然他們不認得姬洲兒,但

是既然統領大人不管,那自己也沒必要節外生枝,反正如果出現什麽問題天子怪

罪下來也是拿統領是問。



  「我爲兩位仙子準備了雅間,仙子要不要去歇息壹下。」馬元中又問。



  「不必了,我們在這甲闆上看看下放就行了。」



  「是。」兩名仙子決定在這甲闆上,馬元中也不多說什麽低頭稱是之後便回

去了。



  馬元中回去後壹會,流雲飛舟發出壹陣顫動,巨大的船體緩緩離開水面,如

壹座巨峰壹樣飛向空中。



  青月和姜靈玉看著緩緩變小的地面連連稱奇,姬洲兒更是興奮的爬高上低但

是被姜靈玉拉住,萬壹掉下去了可不好了。



  這流雲飛舟積大周無數能工巧匠,奇人異士的心血建造,重達千萬斤卻能以

靈石和陣法爲動力,飛上萬裏高空。



  流雲飛舟越飛越高也越飛越快,很快地面便如壹副山水畫壹般緩緩移動,甲

闆上有著天風呼嘯直吹的人頭發散亂,壹縷縷缥缈的雲氣飛掠而過。惹得姬洲兒

忍不住想抓住這棉花糖壹般的雲氣,卻總是壹抓就散。



  流雲飛舟漸漸飛到雲氣之上,地面已經模糊不清。流雲飛舟也不再加速,而

是勻速行駛。



  高空之上,變得猶如冰窖,船上也覆上了壹層白霜。高空嚴寒,普通人根本

不敢船艙,但是武者修士並不怕這嚴寒,不少武者修士站在甲闆上看著下放雲海

各種奇景。



  青月和姜靈玉壹樣看著下放雲海變換不定,壹會如河流,壹會如奔馬,壹會

如遊魚,不停改變,感到十分有趣。



  姜靈玉雖然閉著眼,這是玄師特有的修煉之法,以心眼看世界,同樣能感受

到這不停變形的流雲。



  姬洲兒雖然沒有修煉但是身上的明黃色衣服是壹件寶貝可以抵禦嚴寒酷暑,

在甲闆上歡快的蹦蹦跳跳不停的把自己感興趣的雲氣指給青月和姜靈玉看。



  此時馬元中處理完船上雜事也走了出來,馬元中可不是看船下流雲,他早已

見慣了著流雲,而是青月和姜靈玉實在生的太美,壹向好色的馬元中忍不住想出

來多看幾眼。



  馬元中走到甲闆上,跟青月她們打了招呼,以服侍爲名站在青月身後。馬元

中眼睛不住偷瞄著青月及腰的長發和阿娜的身姿,不知不覺間血液上湧,胯下已

經硬的生疼。



  馬元中看著三女又說有笑,心裏yy著三女趴在身上用口唇服侍自己硬邦邦

的老二,幻想著趴在三女身上幹的她們開口求饒。



  馬元中不停的幻想著,胯下如同要爆炸壹樣難受,不由皺起了臉。



  終於馬元中受不了了,就算是被這麽美的仙子殺掉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

也風流。



  馬元中的手大膽的偷偷摸上了青月的大腿外側。



  青月看著姜靈玉和姬洲兒說笑,突然感到大腿外側被壹隻大手摸著。青月幾

乎叫出來,可是害怕姜靈玉和姬洲兒聽到不敢出聲。



  起初,青月以爲這隻大手是不小心碰到自己,可是這個大手越來越放肆,從

大腿外側跑到腰上,又順著腰摸到了挺翹的臀部。



  馬元中壯著膽子摸上了青月的大腿,發現這個看起來清高的仙子竟然沒有反

應,於是膽子更大了。順著結實的大腿,摸上了盈盈壹握的柔軟纖腰,青月的腰

部像柳枝壹樣摸起來似乎輕輕擺動。



  接著馬元中撫上了渾圓有彈性的臀部,摸起來挺拔又不失肉感,閱女無數的

馬元中從摸青月的腰部和臀部感覺出,這壹襲白衣下遮蓋的是壹個玲珑完美的軀

體。



  青月對摸在自己身上的大手感到壹陣厭惡,但是又怕叫出聲讓姜靈玉聽到嘲

笑自己隻能忍住不發出聲音喝止。



  可是身後的大手越來越肆無忌憚,讓青月憋得小臉通紅。



  「咦,青月姐姐你的臉怎麽這麽紅?」姬洲兒發現了青月通紅的面頰不解的

問,青月的身體剛好擋住了摸著自己的手,姬洲兒並沒有看到什麽。



  「沒什麽,可能是太熱了吧。」青月急忙掩飾。



  在青月屁股上撫摸的大手還是沒有停止動作,還不時輕輕捏起臀肉,讓青月

打起壹個寒顫。



  而姜靈玉當然用心眼看到了在摸青月的大手,可是姜靈玉心裏想的是,青月

竟然還有這種愛好?以前不知道呀,還是裝作沒看到不說出來吧,不然太難堪了。



  於是姜靈玉繼續和姬洲兒討論這下邊的雲彩。



  青月終於忍不住了,壹隻手伸到身後去拍那隻大手,可是伸到身後的手並沒

有多少力道隻能略微阻止馬元中的大手的進度,還是避免不了被摸的命運。



  馬元中看到青月往身後伸手胡亂的拍著自己的大手,漏出壹臉淫靡的笑。他

知道穩了,這個女人隨自己摸了。



  馬元中伸出雙手,壹手壹把抓住青月伸過來拍自己的小手揉捏著,軟軟的小

手柔弱無骨慌亂的掙紮著。另壹隻手隔著裙子身上青月大腿內側。



  如果說被馬元中撫摸腰臀是令青月厭惡,那馬元中抓住自己的手,伸入兩腿

之間撫摸自己柔嫩的大腿內側的手則令青月感到羞恥和恐懼。



  馬元中伸入大腿的揉捏讓青月開始全身發抖,青月壹直手在身後被馬元中死

死抓住讓青月控制住的壓迫感。



  到底該不該阻止他?青月想著,可是阻止他的話姬洲兒和姜靈玉肯定發現這

樣還不丟死人了。



  青月的大腿內側軟軟的,綿綿的觸感讓馬元中興奮不已,抓住青月的手讓他

有壹種強烈的征服感。馬元中現在十分想拔槍上馬把青月壓在身下,讓青月高冷

的臉龐在自己身下痛哭,可是現在馬元中可不敢。



  隨著馬元中的撫摸,青月漸漸感覺,雙腿開始發軟,不自覺的想夾緊雙腿,

恥辱和恐懼之中又生出了壹種無力感讓她感覺無法阻止馬元中的大手。



  馬元中的大手向上,摸到了柔軟的桃源。青月又是已經,雙眼大睜自從幾乎

叫了出來,聲音在舌頭邊緣硬生生吞了回去。



  馬元中壹隻手在桃源花瓣上緩緩摩擦,壹陣又壹陣電擊壹樣的感覺從青月的

下身傳到大腦。青月感覺全身都像脫力了壹樣,想要軟軟倒在馬元中身上。



  不行,絕對不能倒下,不然這麽羞恥的事情被姜靈玉和姬洲兒看到以後怎麽

辦呢。



  青月努力的壹隻手抓著甲闆上的欄桿,讓自己不至於倒下,壹邊全身顫抖的

夾緊雙腿。



  可是青月夾緊雙腿讓馬元中的手感覺壹種被軟肉包圍的感覺。



  馬元中嘿嘿壹笑,加重了摩擦花瓣的力道。



  青月現在羞恥的憋得滿臉通紅,想反抗可是又怕姜靈玉和姬洲兒發現,眼中

強忍著委屈的眼淚,可是幾滴水霧已經從眼裏漏了出來。



  馬元中有力的摩擦讓青月幾乎站立不穩,整個身體像是要被馬元中從桃源處

單手提起。



  突然加重的力道讓青月下體的電流感更強,甚至還有了壹絲絲令人沈醉的快

感。



  下體也發出壹絲瘙癢的感覺,甚至能感覺到有水從桃源之處流了出來。



  這種感覺讓青月呼吸粗重,想要呻吟出來,可是害怕被被發現的恥辱感又讓

他努力忍住,這種痛苦又屈辱的感覺讓青月表情扭曲。



  馬元中感覺到青月隔著柔軟之處的衣服變得濕潤起來,慢慢的開始有壹大片

濕迹沾染到自己手上。



  馬元中知道這是青月動情了,心中大快,趁青月不註意輕吻了壹下青月如冰

霜壹般潔白的脖頸,突然被偷吻的青月惱怒的低下頭,不敢往後看。



  因爲青月怕姜靈玉發現自己,對於馬元中的撫摸根本不能反抗,隻能屈辱的

任由馬元中摸得自己下身玉液橫流,幾乎完全打濕了裙子。



  大概摸了壹個時辰,馬元中終於縮回了手,偷偷用衣袖擦了擦手上的液體。



  然後,對三女拱了拱手說:「仙子,快要到孔雀城了,我先回去指揮準備降

落。



  終於解脫的青月,壹陣慌亂隻想趕快擺脫馬元中,隻能說:「好了你下去吧,

趕快降落就好。」



  而旁邊姜靈玉偷偷笑著,心想果然青月姐姐有這種奇怪的愛好,要不然怎麽

沒有反抗呢。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