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台北艷遇 (一)



本篇最後由 supertadarise 於 編輯



台北艷遇 (一)



退伍後,和未婚妻搬到台北近郊的一棟新蓋好的電梯大廈,由於和未婚妻都已訂婚了,雙方家長倒也不是太反對我們的先行同居



到了新居,我和老婆也學著長輩們,先和已搬來的鄰居寒暄一番,而未婚妻交際手腕相當好,沒到幾天附近的三姑六婆的許多事,她可是如數家珍,瞭若指掌,加上她本身在服裝設計師的公司做衣服,因此家中總是會有些鄰居拿衣物過來修改或是量身訂做。



由於新大樓剛剛交屋沒多久,社區的警衛巡防也不是很嚴密,附近常傳出遭竊或是婦女晚歸遭人非禮輕薄。未婚妻雖常提醒我,要我注意我那台可愛的50㏄,但我總想那些賊大概也看不上我的那台破車,也從沒往心上放。



那夜,我一如往常般的上完網,肚子正感到餓的慌,於是準備到附近晃晃,想找些小吃什麼的裹裹腹。拿起車鑰匙,短褲也懶的換,拿了一件T恤套上原本打著赤膊的身子,就出去了。



才一出電梯,就看到一個帶著安全帽的人,將我的小五十發動好,雙腳一前一後的把車倒出,催著油門正準備離去。我先是楞了楞,心中還在懷疑那倒底是不是我的車,眼見著對方要當著我的面將車騎走,也來不及細想,一個箭步衝向前,一手抓住機車後座的手拉桿。騎車的人隨著機車瞬間阻力的停頓,回頭望了望我,也不知是否是因為自己正在出力阻止摩托車繼續向前的關係,對方也是愣了一下,但隨即露出恐懼的眼神,加速了油門想往前掙脫我。



我心中微怒。



(媽的!這傢夥還真的偷呢。算你倒楣,被我逮到了!)我心中想著。



眼見著對方猛加油門,而車子後輪向左打滑之際,我三步併做兩步,將車帶人推倒在地。而自己也因頓失重心整個人被機車給絆倒。這時,這個偷車賊狼狽地爬起來,向電梯邊的安全梯跑去,自己雖然被絆的有點眼冒金星,但那甘願放過這個偷車賊。也顧不得車子的情況,衝了過去,猛的從後面將他抱住,壓到牆上。



這時的我才稍微看清楚了,這個帶著全罩式安全帽的偷車賊竟然是個女的。我愣了下,有點訝異,除了是安全帽後的那張因害怕而已面無血色的臉孔外,更是她似乎長的不太像是那種不良少女之類的人。



(管它的!反正我是當場抓到。)?。



定定神,我暴力的將她的安全帽扯下來。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女孩彎著腰,奮力的想要掙開被我抓著的手。



『不要什麼?!』我有點用吼的,一邊將已快蹲下去的女孩用力地拖上來。



說實話,先前擔心偷車賊的『武藝高強』而略有懼意的心,已去除了90 。



『我……我這裡有點錢,你拿去好了,求你放過我。』女孩略帶哽咽的說。



(嘿嘿嘿!想私下合解。)我望了望這個女賊,長的是中上姿色,身高約莫160公分上下,但那張懼怕的臉,倒真的是讓人有股想淩虐的衝動。雖然有點想使壞,不過自己倒不敢太過冒然,尤其又在家門附近,一個不好,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



『不行!』我看著滑落在地的機車,因傾倒而灑落了一地機油,怒火又再度燃起:『妳把我的車弄成這樣,我都不知還能不能騎?!』



『你的車……?』女孩張大了眼睛望著我,眼簾上含掛著一層薄霧。



『當然是我的車,不然還是你的車……?』我越說自己也越沒信心,本想放開她的手,又怕她只是虛晃一招,改拉著她的手往車子邊走去。



(哇!好細喔。)她微出汗的小手,細得有點吃驚。畢竟,這不該是……



我扶起車子,側著身子望了一下車牌(哈哈!沒錯,是我的車子)。我也不知自己為何高興,大概是她真的長得蠻清秀的吧!



女孩像是傻住的站在一旁,諾諾地說:『我……我以為是我朋友的……』



『妳以為!』



雖然愛車因滑落時將側邊的塑膠蓋刮掉一片烤漆,但自己卻因沒有搞錯而降溫不少,管著理在我這邊,我就不怕嘛!



我撐起機車,蹲下來檢示著車子刮傷的部份。腦袋裡卻想著該如何應付接下來的場面。當然,重點是……嘿嘿!



女孩見我蹲下看車,大概也覺理虧,也就蹲在我旁邊,『對不起啦!我真的不是……MM……我……』她有點不知所措的望著我。



我繼續摸著車子刮傷的部份,她身上的那股陣陣的體香,讓自己不禁的用眼角向她瞄了瞄。



(耶!奶子也不小嘛!)身著休閒衫的她,上半的身子因乳房的高聳而讓自己有點感到壓迫,雖然僅是並肩而蹲,但位屬高角度的我還是略能欣賞到她頗深的乳溝。



(怎麼辦?放過她嗎?)我心中想著,放過她……真的有點可惜!但……





(2)



『轟……轟……』



隔著兩棟的電梯震響了空寂的停車場,同時也打斷了自己不懷好意的思緒。



大樓管理員拖著腳步的聲音,與隨著他走路搖晃而一閃一閃的手電筒光線,一樣的有點令人感到有點不安。



(大概是停車場的監視器將他引過來的吧!)我猜測著。



旁邊的女孩見到管理員來了,有些急促的站了起來,我則一樣的巡視著我的機車。



『啥米代誌?』管理員走到與我們一半距離時就停住腳步詢問。



『沒啦!這個女孩想要……』



我正想要和管理員說明剛剛發生的情形,旁邊的女孩直用腳裸輕碰著我,望著我露著哀求的眼神,嘴唇微顫的,似乎要求我別說。



我一手撐著地站了起來,望了望她。



(媽的,先不和妳算這筆帳。)



『伊想麥出去,差幾殊啦麥給哇弄丟,丟巴倒。』(譯:她想出去,但差點撞到我,結果就摔倒了。)我一邊望著管理員笑著,一邊覺得自己轉的還不算太硬。



管理員用手電筒向車子和地面上照了一下,看來他大概也沒啥意願要過來,大概是看到女孩的衣衫整齊,也沒喊救命之類的,調過頭扔下了一句叫我們小聲點後又『啪噠啪噠』的慢慢往回走。



我一邊向著管理員致歉,一邊嘗試著發動車子,心中當然些許不悅。



(奶奶的,這個臭娘門。我在和人道歉,她倒像沒事一般,像個木頭杵在那邊。)心中低咕著。



望著那把插在車上的鑰匙,我好奇的將開關切換了幾次,倒也真能轉動著。心中雖然些許明白這是場誤會,畢竟,自己也曾發生過類似情況。但這種機會,大概誰也不會錯過!即使沒能對那女孩怎樣,但至少也得讓她賠上一筆吧!



SERU(起動器)按了幾次,也用腳踩著發動器,卻一直沒讓車子發動,我只好蹲下看看是不是那邊摔壞了。女孩不安的站在我的旁邊望著我『修車』。



我揚起頭來望著她,她似乎被我望的有點不知我的含意,只是來回的望著我又回顧著自己。



『喂!妳擋在那我怎麼修車啊?!』



女孩趕緊蹲了下來。



『剛才……真的謝謝你!』女孩有點不安的說著。



我沒答理她。



『我真的不知道……我騎錯車了。我朋友說她的車放在停車場下來後的右手邊,一台紅色小五十,後座的加油蓋有個Hello Kitty的貼紙……』



(哇勒……當初那個貼紙就是我那寶貝的未婚妻貼上去的,害得自己每次加油,總是不敢面對加油員的眼光。)



『我怎麼曉得是不是真的?每個小偷都嘛有說詞!』我還是不願鬆口。這種時刻鬆口,不就功虧一匱啦!



腦筋轉著到底要如何才好之際,左大腿的內側邊傳來一陣辛辣的刺痛。我側著大腿向燈光處,只見皮膚表層已泛起一片淺紅。原來剛才自己摔倒時,左大腿被機車的某部位給劃傷了一片,整個表皮的部份已經脫落而沁出一顆顆帶著血的小水珠。



『怎麼了……?』



女孩隨著我的動作向我大腿處望著,或許是燈光不是太亮的關係,她竟用一隻手輕推著我左腿的膝蓋,整個頭低下來近靠著我的傷口部位觀察著。



我心中微微一悸,近距離的少女吐息摩娑著大腿根部的感覺,像極了和未婚妻做愛的其前戲;而空曠場所的類似暴露的緊張與刺激感,更加速了自己不自主的異樣性慾……



漸漸勃起的下部讓自己有些不安的想離開這裡,雖然短暫間的接觸刺激有點令人不捨。我還是無法對那懸掛在牆上而不停旋轉的監視器掉以輕心。



我輕輕的抽開腿,站了起來,向樓梯間走去。



大腿刺痛的感覺雖不致影響行動,我卻賤賤的裝成很嚴重的樣子,一跛一跛的走著。



女孩忙跟著上來扶著我。



『走開!不用妳假好心。』我手肘向後將她水甩開。



『你……你到底想怎樣嘛?』女孩有點著急。



我不理她,走到地下室與一樓之間的橫台間停了下來,將左腿向上跨了兩個階梯,側彎著腰,藉著一樓傳來的燈光看著傷口。



『我在想……』我頓了一下,也好等著女孩跟上來:『管理員室應該有錄影帶可調出來!』



望著女孩再度慘白的臉色,我真是爽翻了。這種感覺像極了老鼠被貓抓到的感覺。



『你別這樣啦……我……賠你好不好?』女孩又再度急了。



『妳當然要賠!車子壞了,我明天也不知該如何上班。再加上我的腿真的很痛!』我一邊看著她,一邊裝著因大腿的疼痛而將眉頭糾結在一起。



女孩一邊走到我旁邊的樓梯上坐了下來,望著傷口對著我說:『很痛嗎?』



那一陣婉約的聲音真的讓自己想要算了,我咬咬牙:『舔乾淨!』



我和她都楞住了,當時的我真的沒想到自己會說出來。



她望著我好一會兒。



『看什麼!我沒帶手帕,等下發炎了怎麼辦?』我心虛的為自己找著藉口:『要不然,我們到警衛室把錄影帶拿出來,一起到警察局說。』我看著她還在猶豫間,加重了語氣。同時按著她的後腦勺,向自己的大腿送進。



女孩似乎軟化,又似乎真的因為理虧而心虛,有點嘗試性的伸出舌頭輕觸著傷口,但又隨之將頭後仰,露出一副有點嘔心的表情。



『快點!』我催促著。



女孩閉著眼,對準了傷口部位,再度伸出舌頭,上下的舔著。



自己高角度視姦著她那種略帶著楚楚可憐的模樣,伴隨著大腿陣陣傳來的騷癢感覺。她頗傲人的乳溝,更讓自己恨不得將老二插在中間來上一場『乳交』。



小弟弟不安的向上躍動而傳出的特殊氣息,拂開了她略閉的雙眼。驚覺著我那更具侵略性的戰鬥武器,正極盡全力的想要掙破『布』幕,害羞的將頭轉向一邊。



『喂!還有耶!』我將短褲伴隨著底褲往上拉,順勢調整了一下有點被內褲擋住而漲痛的雞巴,一邊用頭示意她向我的根部舔。



女孩側著頭的眼角餘光瞄到了我的動作,更加深了她的猶豫。



我煩了,更無法控制自己已起的淫慾,順手將自己的短褲與內褲扯下至大腿處,抓著她的頭用力的將她按向自己聳立的陰莖處。



『快點!』自己急躁中帶點恐嚇的意味,也顧不得女孩眼角淌下的淚珠,挺著下部的往女孩的口中送入。



猶如穿透處女般的突破她的口防,著實令自己費了一番手腳,而在用力挺進的同時,也瓦解了她的心防。一切的過程雖不順利愉悅,但伴隨口液進出的滑潤與龜頭稜部不時傳來的舌尖輕抵的快感,讓自己也顧不得倫理是非。



女孩漸漸的用手抓住我陰莖的末端,隨著頭部的擺動而動,另一手撫摸著我的陰囊,像是老人家玩鐵膽般的輕轉著我的睾丸。同時間加大與縮小臉頰間的肌肉,營造成女人高潮間的陰道收縮。



我開始訝異,卻無暇細想,她的那對大奶是我的焦點所在。稍彎下腰,將自己的手從休閒衫中間扣縫接合處向下深入,將手用力擠捏她的奶子,同時將大拇指與中指延著奶子的稜線上伸,有點費力的轉動著她的微翹的乳頭。



女孩轉了轉身,微露出似痛苦又似愉悅的表情,口與手的動作更加速的進行著。



陰莖磨擦力的遽增與隨時會被人發現的感覺,吹起了自己射精的前奏。自己無法棧戀多一些的快感,扶著她的頭,加快了雞巴在她口中的活塞運動。



瞬間脊椎傳向大腦的快感,使自己奮力的將老二往她口中深進,在最深處射出了一沱又一沱的濃精。



我和她都靜止了片刻,她猛的爬起身子,扶著樓梯的欄杆向下吐著我剛射入的白液。



我望著她,也略微回過神來。趕緊拉起褲子,扔下一句『這次就算了』後,就匆忙的爬上一樓奔了出去。事後的與宜欣再相遇,她著實為此極不諒解,但這時的我,心中有的僅是刺激後的恐懼而已……







(3)



事情發生後的那幾個禮拜裡,我的心情是從來沒有放鬆過。



每次不論出門也好,回家也好,每次經過停車場的現場,我心中總是惦惦不安,深恐一個不小心又撞上了那個被我淩辱的女孩。而矛盾的是每一搭上電梯甚至進到家門以後,又有些許的失望。



帶著微微憂鬱而清秀的面孔,眉頭輕縐的吞吐著我的雞巴的情景;口腔忽緊忽鬆地收縮,所塑造成陰莖在女人陰道內壁磨擦的感覺,無法自我的讓自己衝到未婚妻工作室內,暴力的扒下她的底褲,由後往前的在她的平車前就幹了起來。



我邊幹邊打著老婆白嫩的屁股,心中『賤人』迴音,讓那乳白的臀部留下一片又一片的指印。身體因衝擊而不住顫動的未婚妻,僅能藉由扶著平車桌邊的木緣,抵擋著我下部大幅度的插入。



我知道我心中的影子,早已不是因高潮後而整個人趴在桌上喘息呻吟的未婚妻。只是奮力的將龜頭向子宮頸壁的嫩肉,連續不斷的撞擊,以使自己早些幻滅那不該屬於我天空的影像。



或許是持續不斷的刺激與脹痛,使得未婚妻原本滑潤的陰道逐漸變的有些乾燥。而相對磨擦力道的增加,也讓馬眼處酥麻的感覺由大腿根部向上傳遞。我拔出黝黑腫脹的雞巴,翻過未婚妻的身子,刺刺地將小弟弟插入她的口中,隨著略為抖動的身子,射出瞬間的幻慾。



完事後,我一屁股落在地板上,低著頭望著也一同坐下未婚妻的小穴,早已被我操的略為紅腫。



我的手來回的撫著穴口,中指輕觸兩片陰唇間的細縫,心中卻閃著『她的不知長的什麼樣子』的念頭……唉!真是有點該死。



不知情的未婚妻倒是整個人靠在我的身上,一隻手穿過襯衫扣子的空隙,撫摸著我的胸膛。



『鈞,你是吃了春藥啦?還是……那麼想念我的「小妹妹」?』未婚妻淫淫的笑問。



我不知該如何回她,心中的歉意更為加深。奮力的將她抱個滿懷,不停的吻著。自己真是希望那夜只是生命中的一點顏色……



(4)



福禍相依,或許是接下來所發生情事的最好驗證。我也沒想到會和宜欣是那麼巧合的再次碰面……



事情發生過後約莫兩三個月後,我一直沒在路上碰過她,自己腦海也漸漸開始淡化對那夜的衝擊,一如往日作息般的從事著規律的生活。



那是星期六的下午,在公司開完業務會報,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中,略做休息的準備和未婚妻去天母吃「蒙古烤肉」。



『鈞,我能不能麻煩你一下……』未婚妻望著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我。



『幹嘛?』我繼續看著電視,沒好氣的回著。忙了一個星期再加上煩人的業務會議,自己是真的想休息下。



『……幫我送件衣服給鄰居……鄰居黃小姐打電話說,她今天要喝喜酒,趕著要穿……』未婚妻拿了個卡其色的手提紙袋揚了揚,露出她那讓我最為著迷的笑容。



沒辦法!算是怕了她的『ㄋㄞ』功。



我接下她手中的紙袋,問清楚了怎麼走,不情願的走出來。管著不算太遠,坐電梯至停車場過兩個樓梯口的那個大樓上去而已。



進了電梯按了B1,想想還是改按1樓,心情突然有些莫名的緊張,對自己的舉動也覺得有點好笑。



(真是矛盾的動物!)我一邊想著,一邊穿過社區內的中庭,漫不經心的望著那逐漸搬來的新鄰居們。



(這個社區整個住滿,少說也有兩三千戶吧!)找到了未婚妻說的地方,走了進去,看到佈告欄已經有些廣告單及管委會的公告,心中隨意想著。



「叮咚!叮咚!」



『誰?』



『黃小姐,送衣服的!』



『喔!門沒關。你自己進來吧。』



屋內的深處傳出女人的聲音似乎有些耳熟,我脫了鞋推開門走了進去,打量著客廳的擺設。



『稍等下……多少錢?』聲音從後陽台處傳來。



『三百五。』我看著紙袋上面的價錢應著,心中真是替未婚妻的工資感到微薄,未婚妻總是說修改衣服的行情大概就是如此,管著她高興就好,我也不是太在意。



一陣腳步聲從廚房傳來,我轉過身來向聲響處望著,一個抱滿曬乾衣服的女孩,從有點昏暗的廚房中走出來。



『對不起……讓你等了一下……』



話沒說完,我和她都楞住了。時間煞那間像是暫停住的般,讓自己又是害怕又是尷尬的看到這個我又想又怕見到的女孩。



『妳……好嗎?』半會兒,自己才極度勉強的擠出一些笑容,有點乾澀的問著。



女孩依舊不發一語的望著我,接著而來的是一片衣物往自己臉上飛來,也分不清紅的白的灑滿著整個我和她間的空中……



『出去……你給我出去……色狼……』女孩突然有點歇斯底里的大叫著。



我慌了!猶豫間不知是該聽她的趕緊落荒而逃,還是該向她解釋些什麼?!敞開的大門應將她的聲音傳出,而更糟糕的是她是未婚妻的顧客……



眼見著女孩躊躇著要往那邊逃逸,也顧不得細想那麼多了。我甩開手上的紙袋衝了上去,一把將她緊緊的抱住,邊用手摀住她的嘴巴。



『妳聽我說……』



腦海裡迅速竄著該如何找個理由來說服她。而她卻拼著命的扭動著身子,搖動著頭,用著小手拍打我的背,極力的想要掙開。



(媽的!)心中有點光火,征服的慾望似乎又開始燃起。



我低下頭狠狠地蓋住她的薄唇,費力的用舌頭啟開她緊咬的牙齒,在女孩的口中攪動著。一隻手開始從她上衣的下緣將整個衣服帶起,幾乎是用扯的將她的胸罩鬆開,死力的緊握她那大概34C的奶子搓揉著。



『別……別這樣!……我朋友快回來了!』她漲紅著臉,用手將我的身子撐開,聲音也略為軟化。



我不理她,半強迫似的將她推到就近的房間內,也顧不得將房門帶上,整個人向下用力的壓在床上。



『不要啦……我……不方便……』她雙手慌亂的抵擋著我舔在她奶頭上的頭額,一邊哀求著。



我沒時間理會她,只是將身體坐在她的大腿上,一把抓著她雙手的手腕,一手掀開裙子,迅速的拉下她那蠻可愛的卡通內褲。



『你們男人的眼中就只有性嗎?』她閉上雙眼的同時說著,似乎準備放棄抵抗接受著緊接而來的暴虐。



我獃在那,驚訝著她的那句話及那抹微微憂鬱的眼神!望著躺在床上已近全裸的女孩,我將已拉開的拉鍊拉起,爬起身來走出房門,將散落在地上未婚妻交付的紙袋拿起來,寫上自己的姓名與公司電話,連錢也忘了收的向家中走回……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