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婚前的放蕩



二まま九年七月,天氣燥熱,我躲在家裡無聊的上著網,看著同是大四的學生,在各種貼吧、論壇裡表述著即將離開大學的感慨其中說的最多的一句,就是「畢業季,分手季」。但是我的心裡卻充滿了甜蜜。



宋薇薇,那個像仙女一般的漂亮女孩,在大學畢業之際竟然選擇了我做她的老公。沒錯,是老公!



我知道,她有過好幾個男朋友,在隱約的私下傳聞裡,她也並不是一個冰清玉潔的女生。但是儘管豔色緋聞不斷,宋薇薇在外人面前始終保持著自己淑女的一面,我看到她,不,不僅僅是我,而是所有愛慕她卻不曾得到她的人看到她的時候,都會覺得她就像一個女神,清純的容貌、高貴的氣質、迷人的身姿,哪怕是那些在深夜想著宋薇薇那些豔色緋聞,想像著女神其實是一個放蕩女生的男生,都不得不承認,在人前的宋薇薇,就是一個完美的高貴女神。



我也是宋薇薇的追求者之一,宋薇薇顯然很有魅力,在不停的換男朋友,豔色緋聞不停的傳出的四年裡,那些愛慕她的人從來沒有改變過心意,一些被她選作備胎的男生也死心塌地的扮演著自己的角色,而我,因為是同班的關係,可以算是最能親近到宋薇薇的備胎了。



我知道這樣根本沒有結果,我想像過以後的自己會對自己現在的行為發笑,我想像過最終的結局,但是從來沒有想過宋薇薇會在這「分手季」選擇了我,並且明確的告訴我,她願意嫁給我。



說來汗顏,雖然我愛她,但是我聽到她對我說出這麼一些話的時候,腦海裡最先浮現的竟然是看過的一些綠帽子小說,小說裡女人放蕩,最後找了一個男人結婚,婚後繼續過著放蕩的生活。



我是備胎,但是我能做到的僅僅是不介意她的過去,如果真像那些小說裡寫的那樣,我會想死的。



我猶豫了,宋薇薇溫柔的笑了:「看來你也知道那些傳聞了,如果我告訴你,我玩累了,想找個真心對我好的男人,平平淡淡的過日子,結婚後,我會做到一個貞潔的妻子能做的一切,你願意娶我麼?」



二ま一三年十月,暴熱的天氣終於被「天兔」吹跑了,我吃完晚飯,看著賢惠的老婆宋薇薇勤快的收拾著桌子,呵呵的傻笑起來。



「看著我傻笑什麼呢?」宋薇薇嘴角含笑,手裡的動作卻沒停半分。



「能娶到你這麼漂亮的老婆,我高興啊。」



「都四年了,還樂,樂不死你。」



兩歲的女兒拿著布娃娃,走到我面前:「爸爸,快來陪我玩。」



我大笑著一把抱起了女兒,逗著她,女兒開心的咯咯笑著,薇薇也看著我們這邊,笑著,我轉頭看著她,不出聲的動嘴,說著:「我愛你。」



薇薇橫了我一眼,不再理我,但我分明看到她嘴角的笑容更加甜蜜。



四年前,我們怕那些和薇薇有過關係的男人會繼續糾纏她,於是來到了現在我們所在的城市,和以前的同學也基本沒了聯繫。我開始還會害怕薇薇不會像她說的那樣,脫離以前那種生活,但是四年過去了,事實卻證明了她完美的詮釋了賢妻良母這個角色的含義。



深夜,我趴在薇薇胯下,挑逗著舔著薇薇那略黑的陰唇,心裡想到了大學時她那些許有許無的傳聞,突然起身,把薇薇壓倒在身下,做起了原始的活塞運動,伴隨著薇薇那令人血脈噴張的叫床聲,我一次又一次的把薇薇送上了高潮的頂峰。



這也是薇薇會徹底拋棄過去的原因吧,我的能力能給她性上面的滿足。我如是想著。卻不知道薇薇在高潮之後,心裡面也想起了曾經那不為人知的淫亂生活,雖然那時候所做的,似乎比現在更刺激,但是她感受著現在我能帶給她的高潮,心裡面有著婚姻所帶來的幸福與責任,只會滿足於現在的一切,去輕笑年少時的輕狂。



「老公,謝謝你。」薇薇在我耳邊呢喃著。



我知道薇薇心裡面在想些什麼,雖然薇薇在大學時期,算不上是什麼好女人,但是她婚後的忠誠,足以說明一切。



我沒說什麼,只是用力親吻了她一下,看著精疲力盡的她閉著眼睛露出了笑容。



(上)密謀伸向薇薇的黑手



雖然大學時我在流言中聽說過薇薇有點放蕩的夜生活,但是有些事情,根本不是我這樣沒有去親自體驗過的人所能想像的,我能想像到的充其量是薇薇和她當時的男朋友夜夜交歡,而且流言也止於此種程度。



其實這個道理很容易就能想明白,我們經常在小報上看到有些有錢人過著多麼不堪的夜生活,但是其實他們所做的,比那些小道消息流出來的更淫亂。沒錢的人是不能想像得到的,同樣,有錢的人,也不是個個能想到的。那些淫亂事,終究是只在一個小圈子裡面發生而已。



就在我和薇薇夜夜春宵,自以為欣賞到薇薇在床上淫蕩的一面的時候,在另一個城市,一個男人正半躺在出租屋內,惡狠狠的擼動著他的肉棒,面前的筆記本電腦上插著一個U 盤,顯示屏上播放的是一段讓人噴鼻血的視頻,視頻裡,一個擁有雪白的肉體的長發女人被仰面放在桌上,他正賣力的站在長發女人雙腿之間聳動著腰,而那個長發女人的臉上,蹲著另一個同樣赤裸的短髮女人,正用手撥開自己泥濘的陰唇,一股濃白的精液從她的小穴裡流出,她胯下的長發女人則張大嘴巴,接住了流下來的精液,咕隆一口全部喝了下去,短髮女人浪笑著扣著自己的小穴,把裡面的精液全部扣了出來,悉數被胯下的長發女人喝了下去。



男人用閒著的一隻手,按了一下快進,視頻裡又是一段淫亂的景象。視頻裡,他在操那個短髮女人,而那個長發女人正跪在他背後,用雙手抓住了他的屁股向兩邊分著,她把自己的臉,狠狠埋在了面前的男人的屁股裡,不時傳來的吸吮聲表明了長發女人正在賣力的為他舔著屁眼,突然長發女人猛的推開了面前的屁股,用手扇起面前的空氣。男人回頭說了些什麼,長發女人皺了皺可愛的眉頭,卻又突然淫蕩的一笑,對著面前男人的屁眼深吸一口氣,又埋首舔去,惹得回頭看過來的短髮女人哈哈大笑。



「媽的,這麼美的妞都吃過老子的臭屁,老子也算值了!」男人怒吼著,射出了一灘精液。



如果是我看到這段視頻,一定會大吃一驚,那個長發女人就是我現在的老婆—宋薇薇,而短髮女人則是她的同學—呂麗麗,那個被薇薇舔屁眼,也就是看著視頻手淫的這個男人,是當時薇薇的富二代男朋友譚陽的跟班—黃興,家裡是做小生意的。



我自認為自己的性能力,把薇薇送上一次又一次高潮,應該做到了當時她男朋友在床上能給她的一切,卻不曾知道、也不敢想像薇薇當時竟然會和自己男朋友的跟班做這麼淫亂的事情。不過也得虧我不知道,不然我受不受得了還是個未知數。



閒話少敘,卻說黃興也算家裡有點小錢,怎麼卻淪落到了現在這番地步?原來兩年前他父親因病去世,媽媽交友不慎,被一個男人騙走了大半錢財後悔恨不已,竟然跳樓自殺了,留下的錢財被什麼都不會的黃興揮霍一空,雖說當時他跟著譚陽也認識了不少有錢人,但是那時候,他仗著譚陽的威風和自家也有錢,根本不把其他人當回事,就算是譚陽的朋友們,私底下也不喜歡黃興這個人。於是乎,一旦他家道敗落,原本就不喜他的人不用說,就是那些狐朋狗友也像躲蒼蠅一樣躲開了他。



最讓黃興恨的牙癢癢的是,他再也操不到漂亮姑娘了。由於他本身相貌猥瑣,在大學裡雖然也能操到女人,但是基本是沾了譚陽的光,不然靠他那只能讓自己小康的家庭水平,哪裡有什麼極品女生會給他操。黃興現在的生活情況,是連找最廉價的小姐,都要湊好幾天的錢了。



黃興一邊拿紙擦著射出的精液,一邊惡狠狠的詛咒著視頻裡那個短髮女生呂麗麗。呂麗麗本是一個普通家庭的女生,為了虛榮的生活,在譚陽的小圈子裡做著性奴一般的角色,黃興當時的錢基本都花在她身上了,指望著畢業後繼續能玩著她。誰知道在畢業後,她就拋棄了黃興,跟隨譚陽出國,專職做譚陽的女奴去了。



當黃興看向視頻裡的宋薇薇的時候,眼光變得貪婪起來。



宋薇薇是他唯一操過的白富美,而且只操過一次,對黃興而言最為重要的是,宋薇薇那次是心甘情願被他操,並且樂於其中,而且宋薇薇那次的下賤,是黃興看過的日本AV片裡的女優都做不到的。



黃興想起了在大學畢業後的某一天,譚陽告訴他,他可以參與操宋薇薇的時候,他都不敢相信。因為他畢竟是能接觸到這個富貴淫亂圈的人,他清楚的知道,雖然宋薇薇不是貞潔的女神,但是她只和當前交往的男生睡過,傳言裡那群交的事根本是子虛烏有的。



黃興最後知道,宋薇薇要從良了,她玩累了,她已經找了一個她合適的、真心愛她的男人準備結婚了,但是她想最後瘋狂一次,試試從來沒有過的群交,於是瞞著她未來的老公,要求譚陽幫她準備了這場淫亂的聚會。



聚會的地點,因為各種原因,竟然定在了黃興的家裡,而黃興抱著一種未名的心理,偷錄了聚會,而且沒有任何人知道。黃興看著插在筆記本上的U 盤,這是原版的唯一一份拷貝,而原版隨著存儲卡的損壞消失了。



看著這麼一個U 盤,黃興突然起了一個念頭,如果用這麼一個視頻,去威脅宋薇薇的話……其實比起那些無惡不作的色狼,黃興算是不錯了,至少四年裡,他做的就是看著這個視頻,回憶著當時的情景,意淫著宋薇薇打飛機。直到現在才起了這個念頭。



邪惡的念頭一發不可收拾,而且更方便的是,黃興年前曾經到過我和薇薇所在的城市,在人群中看到過薇薇,並且跟蹤過她,知道我們的住址。



黃興看著U 盤,笑了,很開心的笑了。他彷彿看到了他像四年前那樣,作威作福的把漂亮、有錢的、已為人妻的薇薇重新壓在胯下踩在腳底任意淩辱的畫面。



黃興開心的笑著,薇薇在那天的淫亂聚會中下賤至極的表現,就在這個U 盤裡,不怕她不屈服。



黃興想起了當天薇薇所做的事情讓他震驚在日本重口味AV裡,那些女優所做的噁心事情,原來不做假也可以發生。



「哈哈哈哈,白富美!」黃興想著,腦海裡儘是四年前的那個夜晚:「下賤的女人,等著老子來把你改造成你男人都不認識你的賤貨吧!」



宋薇薇能做到的下賤地步、宋薇薇現在的人妻身份和黃興幻想裡他的終極調教,讓他休息了一會的肉棒再次挺立了起來,黃興看著視頻,再次握緊了自己的肉棒,在對未來的美妙意淫中,再次噴發。



幾天後的晚上,黃興的出租屋裡。一個賊眉鼠眼的中年男人和黃興坐在小桌上,喝著劣質的白酒,談論著。



「你,說的是真的?你真有把柄,能讓別人老婆做你的性奴?」



「老張,兄弟我什麼時候吹過牛?」



「草,你哪天不吹牛?」老張一點面子不給。



黃興眼睛一瞪:「要不是我一個人不好下手,我才不找你這個老混蛋來分這一杯羮。 」



「嘿嘿嘿。」老張笑著,心裡暗罵:「要不是你小子自己一點錢都沒了,在外地不好辦事,你丫會捨得把肥肉分給我吃一口?」不過心裡罵歸罵,看著美女當前的份上,老張也沒計較了。不過這事到底靠不靠譜,得問清楚。



「得,老張今兒我就給你看看,看完你就知道這事兒必成!」黃興拿出筆記本,「不過這事我得說明白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這宋薇薇,就我倆的性奴,不得第三個人參與了,人多了壞事就完了,人家可是有老公的人了,被發現了,吃不完兜著走。」



「當然,呵呵呵,當然,這點道理我怎麼會不懂,搞別人老婆嘛,保密、安全最重要,哈哈哈哈。」



黃興嘿嘿笑了幾聲:「就知道老張你識大體,來,看看,這是我那時候偷拍的,這視頻可只有我一個人有,他們都不知道,你是第二個看的。」



兩個猥瑣的男人一起看向了屏幕,黃興也不時在旁邊說著,把老張看得是熱血沸騰。



「哈哈哈哈,他媽的,這女的夠賤,這麼噁心的事都做的出來,操!爽!」



老張看完之後,眼珠子都紅了,抓起酒杯猛灌了一口。



「怎麼樣,有這東西在手,她不從,也得從,哈哈哈哈。」



兩人又湊到了一起,討論起具體方案起來了。



H 市,我和薇薇正在收拾著行李,準備帶女兒去我父母家過國慶節,渾然不知四隻黑手,正在密謀著向我們抓來。



下四年前的那次聚會



譚陽嘆了一口氣,問:「你確定要這麼做?」



「怎麼?都分手了,你還會吃醋麼?」宋薇薇狡黠的笑了笑,眼睛裡的慾望正濃。



「我?吃醋?呵呵。我只是好奇,本來你是想嘗試3P的,但是我不能來了,你就還這麼想和黃興那個小子做麼?」



「後天我就要跟他去另一個城市結婚,開始新的生活了,既然你沒時間,那麼我就讓黃興試試雙飛我這個白富美。」



「我看你是犯賤,他那樣的人操你,是不是會讓你有墮落的快感刺激?」



「呵呵,還是你懂我。」



「那乾脆把你送給乞丐操一回,你不是更爽?」譚陽開玩笑的說道,卻發現宋薇薇竟然真的認真的想了想,才搖了搖頭:「髒。」



「你……」譚陽有點哭笑不得,不過既然和薇薇分手了,而且他身邊還有無數如宋薇薇一樣的富家美女交際花可以享用,他就根本不在乎薇薇要做什麼了。



「得,那你自己進去吧,我可提醒你,黃興那小子有點變態,看的A 片都是他媽夠噁心的。」



薇薇眉頭跳了跳,眼角閃過一絲笑意,譚陽正轉頭對著街對面的一個穿著暴露的少女吹了一聲口哨,沒有發現薇薇的表情,不然他會發現,薇薇此刻的表情,就和當初呂麗麗剛被他挖掘出受虐癖的表情一樣,不過也幸虧他沒發現,不然譚陽肯定不會放棄把薇薇調教成一個極品性奴的念頭。當然,現在他只是把薇薇看做了一個想在成家前瘋狂一下的富家女而已。



「薇薇,你看,今天我沒時間,要不……等你結婚後,我們?嗯,你懂的。」



譚陽試探的問了問。



「今天是我最後一次這樣,以後他會是我唯一的男人。」薇薇臉色嚴肅起來,回過頭死死的盯住了譚陽。



譚陽聳了聳肩,卻發現薇薇仍然盯著他,只好苦笑著保證道:「你放心好了,雖然我這人是混了點,但是你看我去勾搭過別人的女人麼。你要是真心的想去過賢妻良母的日子,那我肯定不會打擾你,今天的事情我也不會對第二個人說,只是,你得堵住黃興的口。」



薇薇這才收回了盯著譚陽的眼神,無所謂的笑了笑:「他?你以為我隨便選人的,就他那性格,估計自己藏著掖著以後回憶的時候意淫用,怎麼可能去告訴別人。就算他說出去了,你不承認有這事,誰會信他個癩蛤蟆會吃到我這只白天鵝?」



譚陽啞然失笑,果然不錯,就黃興那人,別的本事沒有,守口如瓶的本事倒是一把手。偶爾操到個漂亮姑娘,連他都會瞞著不說。用現在的話來形容就是,特低調,特悶騷。



「得,算我譚陽欠你的,去吧,你自己不後悔就成。」



宋薇薇看著譚陽的車開遠了。譚陽對她還是很好的,而且如果僅是玩玩而已的女生,他也不會像某些富二代一樣就此糾纏不放。



宋薇薇轉頭,敲開了黃興的家門。黃興開了門,果然只看到薇薇一個人在外面,他「嘖嘖」了兩聲。



「沒想到譚陽不參與你也來,怎麼,想被我操?」黃興淫蕩得笑著,語氣粗俗不堪。



「那你想操我麼?」宋薇薇打定了主意今晚要徹底放縱一下,語氣也變得挑逗起來。



「哈哈哈,想,怎麼不想……就怕你不敢配合我。」黃興也是豁出去了,大不了操不著,要操,我就得讓你老老實實的配合我。



「嘻嘻,不就是做你的母狗麼,今天只要不見血,我隨便你怎麼玩。主~~~人~~~ 」薇薇輕笑著。



「真的?隨便我怎麼搞都行?」黃興有點興奮。



「當然,隨便你,今晚我就是你的玩具。」



「所以事情?」黃興的腦海裡顯然沒想什麼好東西。



薇薇白了黃興一眼:「你上次筆記本電腦忘譚陽那,裡面有些啥我都看了,只要你敢玩,今天我就豁出去陪你玩個爽。」



黃興一聽恨不得蹦起來,要知道有些東西他可是意淫了很久,但是連最下賤的小姐都沒給他做過。他一把把薇薇拉進了門,色急的關上門,兩隻手就隔著薇薇的外套,捏在了薇薇那讓無數男生失魂落魄的雙乳上。



「小騷貨,今兒老子我就玩死你。」



「有本事你就來,今天我要是不榨乾你,我就做你的女奴,做到你滿意為止。」



「哈哈哈哈,爽快!」



兩人走到客廳裡,呂麗麗正在看電視,顯然,她聽到了黃興和薇薇的對話,瞥了一眼比自己漂亮、有錢,而且在男人面前地位也比自己高的宋薇薇,冷冷的哼了一聲。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