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和同事一起偷自己老婆



? ? 王政是和我一個單位的同事,自從上次兩人碰巧在同一家發廊巧遇后,便開始一同鬼混昨天上午他神秘的跟我說,周末晚上,有個他認



識的少婦發春,已經說好了,晚上等他男人出去出差后,就可以上。



? ? 一聽有這麽好的事,原本當然不能放過,可惜周末我正好也要出差,便推辭了,但還是好奇的問道是哪家的少婦,這麽風騷。王政得意地



開始扯了起來,說這個少婦那叫一個風騷啊!胃口也大得很,可惜她男人不中用,上個月在一個咖啡館搭讪上手后,當晚就去開了房。



? ? 一聽我來勁了,恨不得推掉工作上去嘗個鮮,但最后問道那少婦的地址的時候,我驚呆了!居然是我家的地址,因爲王政沒來過我家,所



以不知道。難道他說的風騷少婦就是我的老婆?那我不就成了那個不中用的男人了?



? ? 我不願相信這是事實,可王政的描述讓我簡直難以置信,他嘴里描述出來的少婦和我老婆許琳一模一樣,1米60的個子、豐滿挺拔的胸部、



雪白的肌膚,還有那披肩微卷的長發。



? ? “那娘們的胸部軟得很,特別那兩個乳頭,是暗黑色的,把她脫光了往床上一扔,那飽滿的乳房讓人看了特別來勁。她下面的毛也多得離



譜,我玩過那麽多雞,還沒見過這麽多的,俗話說得好,毛多必淫嘛!”



? ? 王政的話,讓我堅信那個少婦就是我妻子了。但我怎麽也不敢想象,我那迷人的妻子,會在咖啡館讓一個王政這樣相貌一般的男人勾搭上



了床,而且還想趁我出差的機會把別的男人帶回家。



? ? 當天我就回家質問了妻子,她怎麽也沒想到我會知道了一切。她解釋的理由是:我整日在外工作,卻老讓她看一些色情小說,寂寞難耐之



際,才會和別人的男人有染。



? ? 這點我承認,可能是我的特殊愛好吧!總喜歡在網上找些色情小說給她看。



? ? 老婆是個百領,平時工作也不忙,休息的時間較多,在我的影響下,老看一些色情小說,也難怪會春心泛濫。哎,可惜老婆這麽一個美人



兒居然讓王政給弄上了床,在我眼里,他只配和一些低級野雞上床才對。要是被他知道她是我老婆,那我的臉面往哪擱?出面阻止是肯定要被



他知道的。



? ? 最后,老婆居然提議周末我不去加班,就和王政一起來。我問爲什麽,誰知道原來上次她一沖動居然讓王政再找個男人一起來她家,現在



反正我也知道了真相,索性讓我和王政一起來保險一點。我左思右想,覺得確實沒有別的好辦法,再加上老婆一句:“你不是老想我和小說中



的女主角一樣嗎?這次雖然是迫不得已,但也好歹如了你的願了。”



? ? 我聽罷,對準她翹起的肥臀就拍了下去,換來老婆一陣嬌呼。她也不示弱,隔著褲子一把抓住我早就一柱擎天的男根道:“已經變得這麽



硬了,哼!一個星期沒做過,今天是不是想使壞?”



? ? “那次,王政是怎麽勾引你的?”我一把將老婆撲到床上問道。



? ? “討厭啦~~”



? ? “快說!不然我和他去說。”邊說,我已經褪掉了老婆的睡衣,那兩粒暗黑色的乳頭早就想豆子般勃了起來,分外顯眼!



? ? “說什麽?說上次和你上床的那個少婦是我老婆嗎?咯咯……”許琳發出一陣銀鈴般的悅耳的叫聲。



? ? 我再也忍耐不住,舉槍上杆。兩人都格外的興奮,一邊做,我還一邊問她和王政的事,老婆羞答答的不肯說,但在我的上下夾攻下才嬌喘



籲籲的說了出來。



? ? 原來,那天老婆因爲休假,一個人在家無聊,便看了一個上午的我精心準備的A片,看得整個人酥癢難忍,腦子里一片渾渾噩噩。本想出去



喝杯咖啡,誰知道那個王政上來搭讪,看見老婆滿臉紅暈,大膽到盡說些黃色的事情,結果才出咖啡館,就把老婆哄去了開房。



? ? 第二天,我就把周末的應酬推掉,和王政說好了周末晚上一起去。就這樣,連續幾天我都和老婆夜夜春宵,每每談到周末的事情,我都特



別興奮。直到禮拜四,老婆說要我養精蓄銳,那兩天才沒有做愛,我還開玩笑的說,要存滿貨,到時候和王政一起修理她,她就一個勁的“咯



咯咯咯”笑。



? ? 禮拜六很快到了,我和老婆逛街買衣服,時間很快過去。下午的時候,老婆接到了一個電話,她支支吾吾的,說了些什麽也沒聽清楚,但



臉上泛起的紅暈,我就覺得不對,一問之下,原來是王政打來的電話,趕緊問她說了些什麽,可惜她一句“討厭啦”就打發了,見狀我也沒再



繼續逼問。



? ? 吃過了晚飯,我才離開家,和王政說好六點碰頭的。



? ? 大概7點半這樣子,我又回到了家,當然,是和王政一起。



? ? “這就是那騷娘們住的地方,在三樓。”王政指點著報出了我的家。



? ? 此時的我心情異常激動,可不,邊上這位相貌普通的同事,等會可能就要進入我那迷人的老婆的體內,而我卻只能扮演另一個陌生人,不



但要親眼看著他和老婆做愛,甚至可能要裝成個色鬼般侵犯自己的老婆。但不知怎麽的,我卻還夾帶著一絲興奮,精蟲活動得異常頻繁,不知



道等會該怎樣面對,可別露出馬腳,那就丟臉丟大了。



? ? “沒問題吧?這可是個有夫之婦。”我故意問道。



? ? 王政得意的在我肩上拍了幾下,道:“橫哥,你就放一百個心吧!就是因爲有夫之婦才夠味!下午我早就打點好了。”想到下午他打給老



婆的電話,我故意問道:“怎麽個打點?”



? ? “下午我給那娘們打了個電話,她說老公在邊上,六點才走。嘿嘿!”王政一邊上樓,一邊得意的指手畫腳道:“一聽她老公在邊上,我



還故意挑逗她,說今晚保證替她老公喂得她飽飽的。那騷娘們浪得出汁,還叫我買上一盒避孕套。



? ? 怎樣?夠浪吧?”原來老婆下午接電話是在和王政調情,居然讓王政買一盒避孕套。



? ? “嘿嘿!我可真是托兄弟的福了。”



? ? “客氣啥,咱兄弟有福同享嘛!”話說完,已經來到了我家門口。



? ? 王政按了下門鈴,老婆很快就出來開門了。只見她穿著一件白色吊帶上衣,胸前豐滿的兩團肉格外顯眼,下身著黑色超短裙和黑色長絲襪



,露出大截豐滿雪白的大腿,再加上一雙黑色長統高跟皮靴,性感又風騷。看見我進自己家還得跟在別人身后,她調皮的對我眨了下眼。



? ? “你那烏龜男人出去了?”進門后,王政往沙發上一躺問道。



? ? “早出去了!明天晚上才回來。”老婆說完笑嘻嘻的對著我眨眼。



? ? 我一時還真不知道該做什麽,還是王政接過了話:“明天晚上回來啊?那就好,那就好。對了,這是我同事,周橫。”說著又轉身對我說



:“這是這里的女主人,許琳。也是白領哦!”王政的壞笑,看得我心里毛茸茸的。



? ? “很高興認識你。”老婆淺笑盈盈。我呆了幾秒鍾才傻傻的回答:“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 ? “哎哎哎……我說你們客氣些啥呢!橫哥,就當自己家,家里的所有東西在她那烏龜男人回來之前,都屬于咱倆的。”說完對著我老婆壞



笑道:“我說得對不?小騷蹄子。”



? ? “政哥又開我玩笑,討厭死了。人家老公不在,你就想欺負人家。”老婆嬌羞的說道,那羞態看得我是蠢蠢欲動。



? ? “可不知道是哪家的騷蹄子,趁自己男人出差,在自己家里偷男人,還一偷就偷兩個。”王政絲毫不顧忌,說得老婆嬌喘著掄起粉拳敲打



起來。



? ? 王政一把握住老婆的手腕,一轉身就把老婆壓到了沙發上。雖說我有心理準備,但親眼看到老婆被另一個男人壓在身下,而且還面帶笑容



,頓時氣急敗壞,但還好我忍了下來。



? ? 老婆似乎注意到了我的情形,嬌呼道:“別啦……別人都看著呢!”我居然成了“別人”。



? ? “小騷蹄子,橫哥今天就是來助我收拾你的。不是你自己說要找兩個人麽?



? ? 我和橫哥曾經雙槍合並,把人家發廊的小姐整得死去活來,今天又有機會來給你樂了!”王政壓在我老婆身上,似乎特別享受,可不,老



婆胸前那兩團肉柔軟迷人得很呢!



? ? “你好壞,討厭啦!你看橫哥就是正人君子,還說什麽和你一起去把小姐。哼!”老婆似乎聽到王政說到我和他嫖妓,估計試探了。可不知道你現在正當著老公的面被另一個男人壓在沙發上過足了手瘾。



? ? “哈!就算以前我和橫哥沒機會雙搶合並,今天你不是給了我們機會麽?”



? ? “別啦!就你猴急。我去弄點吃的,你放開我啦!”老婆嬌呼道。



? ? “也行,多弄點水果哦!”



? ? “嗯。”



? ? “來,親一口,我再放手。”王政說道。



? ? 老婆一下急了,偷偷瞥了我一眼,我裝作沒看見,她才在王政的臉上親了一口,這才跑到廚房里準備吃的東西。



? ? “橫哥,怎樣?這騷娘們不錯吧?今晚咱們有得樂了。”我也笑了笑。其實什麽都好,只要今天上的不是我老婆就行。可惜沒用,看著老



婆剛才和王政的調情,我才正式感覺到,今晚老婆迷人的粉穴中將有一個不速之客進入。



? ? 我和王政看了會電視,沒多久老婆就準備了很多水果和點心。老婆一屁股坐在了王政的身邊,兩人互相調情說愛,活像對夫妻一樣,我則



在一邊傻傻的吃著水果。



? ? 沒多久,王政似乎吃飽喝足了,開始在我老婆身上動手動腳的,大過手足之瘾,一只大手順著裙底一直探到了老婆的大腿根部,老婆又偷



偷的瞥了我幾眼,居然“咯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 ? 王政見狀,另一只手隔著裙子在我老婆的肥臀上拍了一下:“騷蹄子,笑什麽呢?”



? ? “哼!一口一個騷蹄子,人家沒名字啊?叫我方太太。”



? ? “沒叫你騷婊子就不錯了,還太太!”王政話說完,手上已經摸上了老婆的禁區,老婆一下子慌了手腳。可能是因爲我在場吧,她也特別



不自在。



? ? 突然想到,如果那天王政不叫我而是叫了大劉——上次和王政說我推掉工作的時候我得知,如果我沒空,他就會喊上大劉來嫖我老婆,而



大劉是我們單位出了名的色狼。那麽,此時此刻,恐怕老婆已經在兩個男人的胯下……有時候,真覺得老婆怎麽會變得這麽下流,難道是因爲



我經常灌輸她去看色情小說和A片的原因麽?我不得而知!



? ? 只見老婆開始輕微的搖頭晃腦,忽然睜開眼看見我正注視著她,這才推開王政的手,“騷蹄子!怎麽了?今天不對勁啊!平時一上來恨不



得扒開雞邁就要我插,今天咋學正經了?”王政奇道。



? ? 平時?難道老婆和王政不止做過一次?想到王政進門時熟悉的樣子,恐怕我的擔心成真了。



? ? “沒有啦……”老婆道:“我去給你們泡杯咖啡。”說完,老婆一溜煙跑進了廚房。



? ? 王政這時走到我面前,伸出手,只見他手上亮光閃閃:“瞧,那騷娘們的浪汁,我手伸進去才知道,這騷蹄子下面早就濕透了。怎樣,沒



騙你吧?說了這是個騷貨,還和我裝,平時可不是這樣。不過我們不急,他那烏龜男人要明晚才回來,有的是時間。對了,說到她男人,他那



好片子倒不少。”說完,王政居然徑直朝我的屋子跑去。連我收藏的A片都知道?我不禁莞爾。



? ? 很快,王政便拿了一叠A片跑了出來,在里面挑了一部《淫妻LULY系列之三根黑槍的調教》。不得不說,他還是挺有眼光的,這些片子都是



我珍藏的,特別是LULY的片子,LULY是我最喜歡的中國AV女星,她的身材相貌絕對是一級棒,特別是做愛時的嬌喘和浪態。



? ? 現在王政播放的這部片子,講的是LULY開車的時候和一個黑人的車子撞了,LULY破口大罵起來,特別是一句:“你的雞巴像根細針一樣,



根本插不滿。”那老外也懂中文,還擊道:“那就來試試。”于是LULY和黑人在車上搞了起來。



? ? 黑人的大雞巴很快就把LULY插得爽翻了天,足足操了有十五分鍾,黑人才在LULY的小穴里射精。射完精的黑人還用蹩腳的中文罵道:“婊



子,怎麽樣,我干得你爽不爽?”LULY躺在車上一動也不動,張開的大腿中間還不斷地溢出那黑人的精液,整個人仍沈浸在剛才的高潮中。



? ? 許久LULY才開口道:“哦,帥哥,沒想到你這麽厲害。明晚有空麽?我老公不在,你能不能來我家替我老公像剛才那樣干我?”



? ? “哦,沒問題,小婊子,明晚我會多帶兩個朋友來,保證讓你爽翻天的。”



? ? 于是LULY寫上了自己的地址。



? ? 鏡頭一轉,很快轉到了LULY的家中,之前那個黑人帶著兩個同樣強壯的黑人到了LULY家里。領頭的黑人一進門就把LULY整個人抱了起來,



大喊道:“哥們,這就是那個在路上被我干過的女人,今晚讓我們替她老公造個小孩吧!”接下來就是LULY面對三根巨大的黑雞巴,又是舔又



是吸,然后被三根大雞巴輪流修理,連后門都被上了。



最后,三根黑雞巴同時插進她的騷穴、屁眼和嘴巴,紛紛在里面射滿了精液才罷休。結尾的畫面就是LULY雙腿大張的躺在床上,嘴巴、屁



眼、騷穴滲滿了精液的場景。



? ? 王政用快進的方法花了大概二十分鍾就看完了這部片子,中途老婆也泡好了咖啡,見我們正在看A片,忍不住的又坐到了王政身邊,看著片



中的LULY被三根巨大的黑雞巴橫沖直撞,她臉上挂滿了紅暈。看完最后LULY那個淫蕩的場面后,我一回頭才發現,王政的大手早就又探到老婆



的私處了。



? ? “哈哈,你那烏龜男人的片子還真不錯,片子里那女的可真夠蕩的,不知道還有沒有呢?”王政似乎還想看。



? ? “里面第三個箱子里好像有。”老婆說道。



? ? 這時我很自覺的說道:“我進去拿。”我熟悉的跑回自己的屋子,又找了一部LULY的片子,名叫《淫蕩教師LULY之公共廁所》。講的是



LULY在學校的角落中自慰,結果被班上的一個男生發現了,于是在校內和那男生做了起來,很快被那男生的大雞巴搞得淫水四溢。完事后,



LULY和那男生說她每天這個時候都會在這自慰,如果想搞她的話,明天準時哦!



? ? 到了第二天,LULY果然又在那自慰,但沒想到的是那男生居然喊來了四個同學,還把LULY拖到空無一人的實驗教室中大搞特搞,並用V8把



整個場面全拍了下來。從此以后,LULY成了這五個男生的公共廁所,每天放學都要在實驗室里和他們大搞一次。



? ? 拿著片子,我回到客廳,只見王政躺在沙發上,而我老婆正跪在他前面替他口交。看到這一幕,我全身血液幾乎都沸騰了起來!稍微走近



兩步,只見老婆一手握住王政的根部,而那碩大的龜頭正包裹在我老婆那鮮紅嘴唇中。



? ? 老婆正津津有味地含著另一個男人的雞巴,而且還是當著我的面!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跑到老婆后面,只見老婆因爲雙腳並攏而格外翹



著的肥臀正隨著前面的伸縮不由自主地來回晃動,熱血沸騰的我一把抱住老婆的肥臀,“唔……”



? ? 正沈浸在口交中的老婆突然感到后方被人摸上,條件反射的震了一下,但很快就配合地把性感的肥臀挺得更高了一些。



? ? “噢……噢……騷蹄子的嘴功可不是一般的好啊!橫哥,等會你一定要親自試試。噢……噢……”王政邊享受我老婆的口舌服務,邊向我



豎起了大拇指。



? ? 此時我可顧不了那些,來回地撫摩著老婆豐滿挺拔的翹屁股。平時不是沒玩過,可今天不一樣!自己的老婆此時正趴在另一個男人的胯下



賣勁地替他口交。



? ? 一想到這,我就興奮得不可收拾。



? ? 我將老婆的裙子往上掀開,里面是條粉紅色的緊身內褲,看在眼里格外的性感。我兩只手同時撫摩老婆的兩片肥臀,這時,王政怪叫了起



來:“噢噢噢……



? ? 停停……騷蹄子,嘴巴太靈活了!”王政已經被老婆舔得差點射了。這時,我才發現王政的龜頭果然相當大,那根肉棒也比我更粗更長,



整個就比我的大出了一號,此時被老婆的口水染得亮晶晶的。



? ? “騷蹄子,來,去幫我們橫哥也舔舔。”王政嚷嚷道。



? ? “哼!這麽快就不行啦?人家還想舔呢!”老婆居然還和他撒起了嬌來。



? ? “去舔橫哥的,嘿嘿……”老婆聽話的轉過身,看見我的玩意早就從褲裆里竄了出外,不由“咯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 ? “啪!”王政在我老婆的肥臀上狠狠地拍了一下道:“笑你個小騷娘們。”



? ? 說完就抱著老婆的肥臀在里面狂嗅。老婆被他這麽一弄,不由彎下了身,一把抓住我挺起的男根,伸出舌頭在龜頭上舔了一圈。



? ? 被她這麽一舔,我整個人直打哆嗦。老婆一邊用舌頭刺激我的龜頭,一邊翻著眼睛看我,邊看邊笑,被她看得我也忍不住笑了出來。我居



然和另一個男人一前一后的弄著老婆,這情節平時恐怕只敢想象是在A片中吧?可現在卻真真實實的發生了。



? ? “你們倆笑啥呢?一進來就老顧著笑,是不是有什麽事瞞著我?”王政突然問道。嚇得我連忙制止了笑臉,老婆也嬌呼道:“討厭,人家



和橫哥才第一次見面。哼!倒是你,賣力點,今天叫你來可不是讓你聞我的內褲的!”



? ? “好你個騷娘們,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老婆這麽一激將,結果被王政一把將她的內褲扯到了膝蓋下面!



? ? “噢……”只見老婆習慣性的並攏雙膝,結果被王政兩下打開:“騷蹄子,還知道害羞?把大腿給我張開點!”老婆聽話的張大了雙腿,



這樣最隱秘的私處毫無保留地顯露在王政眼前。



? ? “哈哈!騷蹄子就是騷蹄子,瞧你濕成什麽樣了。”王政抱著老婆的肥臀把嘴湊了上去,只聽到“咻咻咻”的聲音,原本還在舔弄著我龜



頭的老婆一下子停了下來。從老婆胯下和王政頭部的交接處傳來了那些“咻咻”的聲音,我可以想像老婆的私處現在是一片怎樣的狼狽模樣。



? ? “哈哈哈……你這騷娘們簡直是浪得出汁,流了這麽多騷水。”



? ? “咻咻咻……咻咻……咻咻……”王政熟練地舔吸著我老婆的私處,很快換來了老婆的陣陣嬌喘。只見老婆一只手無精打采的握著我的男



根,絲毫沒有套弄的意思,或者說后方敏感地帶的完全暴露,使得她根本沒力氣替我口交。而另一只手則不斷地往后推著王政,可惜一點用都



沒有,王政每一次的舔吸都換來老婆性感的叫聲:“嗯啊……啊……唔……咿呀……嗯呀……啊……”



? ? “咻……咻咻……”好一會,王政才把臉從我老婆的私處探出來,只見他嘴邊濕漉漉的,淌滿了老婆私處的蜜汁。“哈哈,這騷蹄子!”



說完,他立刻伸出舌頭,繼續舔弄老婆的私處。



? ? 受到眼前情景的刺激,我的龜頭似乎前所未有的脹大,老婆也俯下頭,一口含住了圓滾滾的龜頭,里面的舌頭靈活地刺激著尖端的尿道口



,“哦哦哦……”



? ? 我不由陣陣呼爽。



? ? 老婆平時很少替我口交,我也從來不知道老婆的技術這麽熟練,沒幾下的工夫,我差點就繳械投降了,幸好老婆適時地嘴下留情,吐出我



的龜頭,用香舌探擠了幾下。



? ? “橫哥怎樣,這騷蹄子的嘴功不賴吧?我每次搞他之前都要先嘗嘗她的嘴。哈哈!”



? ? “嘿,舒服。”這話我是實事求是的說,但聽到王政那句“每次搞她”,我又不得不去想,他到底上過我老婆幾次?老婆不是說一個月前



因爲無聊多看了些色情片,結果喝咖啡時,在王政的花言巧語下,經不住誘惑才和他去開了房麽?



? ? 但現在看來老婆和他上床的次數不僅只有一次,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肯定又背著我和他去偷情,甚至還不止一次,憑王政在我家的熟悉情



況來看,他甚至應該在我家的床上把我老婆上了!



? ? 仔細回想這一個月里,我除了加班的時候,不然下午六點前基本都到家了,而老婆也不會早回多久。至于周末,除了偶爾加次班,我也沒



離開家多久,而王政的作息時間基本和我相似,他哪來的時候到我家搞我老婆呢?



? ? “啊!”隨著老婆的叫聲,我的思緒被拉回了現實中。只見王政已經坐回了后面的沙發上,而我老婆被他抱著,已經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身



上,最關鍵的是,老婆的私處已經準確無誤地包含住了王政的男根。



? ? 等等,他還沒戴套!可已經來不及了,王政賣力地挺著下身,整個屁股幾乎都離開了沙發,急促的肉體拍打聲換來的是我老婆高亢的呻吟



聲。一時間,兩個人的喊聲此起彼伏,我老婆就這麽當著我的面和另一個男人纏纏綿綿,並發出一陣陣酥麻的叫床聲。



? ? 這時,不知道是怕冷落了我還是怎麽的,老婆身子略微前傾,一把握住我的男根,勉強的將嘴湊到我的龜頭上,但由于后面王政操她的撞



擊過于激烈,使得她根本無法分心來伺候我這根,只能隨著每次的撞擊,用嘴唇和舌尖觸碰我敏感的龜頭。但對我來說,帶來的刺激感絲毫不



減!



? ? 我一邊用手摸著老婆光滑粉嫩的臉,一邊注視著王政與老婆的交合處,從心理上帶給我的刺激感更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不過很快,王政



的動作慢了起來,摸著老婆的肥臀,開始緩緩地深入,但這樣更清晰的帶動了老婆的聲音。



? ? 每當王政往前深入,老婆便會發出一聲淫蕩的“啊”聲,一會又被“嗚”字替代了,原因是老婆的紅唇已經含上了我的龜頭,並隨著王政



的活塞動作,用嘴唇在我的男根上來來回回。一時,三個人都只能發出滿足的呻吟聲。



? ? 還是王政先打破了氣氛:“嘿嘿,騷蹄子,剛才你政哥我差點就把種子全撒在了你的小騷穴里面。”這時我才意識到,王政現在避孕套都



沒戴,正赤裸裸的在我老婆陰道中悠哉悠哉的出入穿插。



? ? “就你最壞!人家叫你買套子了,也不戴,就那麽直接插進來!”



? ? “嘿嘿,我不是忍住了麽?剛才我要是直接射進去,不就替你男人幫了個大忙麽?哈哈哈哈!”就在剛才那幾分鍾里,我差點就做了最大



號的烏龜王八。要是王政真的在我老婆陰道里射精,我這烏龜可就做大了。其實,我現在又何嘗不是呢?王政那根肉條還在我老婆的私處不停



地進進出出!



? ? 不行,我必須得阻止,至少,得讓他戴上避孕套。這想法可真是夠瘋狂:我居然想讓別的男人戴上避孕套搞我老婆。



? ? “其實套子我們買了一盒呢!”我尴尬的說道。老婆聽出了我的意思,居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 ? 王政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但下身還是緊緊地塞在我老婆的私處,使得老婆又回到之前的姿勢。“騷蹄子,要不要戴套子?”王政邊說,還



狠狠地把雞巴往前送了一下。



? ? “嘻嘻……”老婆調皮的笑了一聲,居然用肥臀配合著王政往后使勁地動了幾下,同時發出陣陣嬌喘。老婆居然不但沒同意戴套子,還用



這種淫蕩的動作回應王政。



? ? 王政得意的大笑兩聲,在老婆的肥臀上狠拍了兩下,下身“啪啪啪啪”的盡情在老婆體內抽插。



? ? 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剛才老婆那動作,分明是同意王政在她體內射精!我腦子里頓時一片空白。結婚兩年,由于我們暫時都不想



要小孩,所以每每做愛我都有戴避孕套,說得難聽點,我還不知道不戴套子進入老婆體內是什麽滋味。現在王政不但光著肉棒在老婆體內肆意



抽送,甚至還要在里面射精!



? ? 看老婆也絲毫沒有阻止的意思,難道她真的打算被王政體內射精?或者說她知道今天是安全期?可即便是安全期,她也不該讓個外人射在



里面啊!



? ? “騷蹄子!叫得大聲點。橫哥,怎樣,這浪貨內射都行啊!等我放完這發,你也別戴套干她一發!哈哈!這騷娘們!我干!”王政做到興



奮處,粗言穢語全都罵了出來。



? ? 此時的我居然后悔這兩年來怎麽就沒想到往老婆里面射一次呢?那樣也省得便宜了王政,讓他占了頭一發!我該不該阻止?可我應該用什



麽理由去阻止?表明自己的身份?大喊現在在他胯下即將被體內射精的女人是我老婆?忽然覺得特別無助。



? ? “咿呀……你壞!你真想射在我里面呀?快拔出來啦!”老婆突然的說話,讓我彷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 ? “騷蹄子!剛才不是你自己放浪麽?怎麽,想后悔了?”王政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粗長的雞巴依舊大力地捅著老婆的私處,發出“啪啪



啪啪”的拍打聲,他已經干到了興頭上,我想隨時都有射精的可能了。



? ? “我突然想起來今天是危險期,射在里面會懷孕的啦!快拔出來嘛!嗯……嗯……”老婆臉變得通紅,我知道這說明她已經被快感襲遍了全身,每當快達到興奮點的時候,她的臉頰都會變得通紅通紅。



? ? 這時的老婆用雙手抓著我的上衣,一邊承受著王政的猛烈抽插,一邊卻在請求王政別射在里面。可我從老婆擺動的肥臀看出了她的言不由



衷,那擺動的幅度分明是在極度配合著王政的進進出出。



? ? “嘿……啊……嘿嘿……懷孕不是正好麽?讓你男人做現成的龜公,哈哈哈哈……”王政繼續著他的汙言穢語。



? ? “人家……噢……人家和老公做從來都戴套的啦!哪像你,什麽都不戴就往人家里面插啊插的!呀~~左邊點……噢……噢……啊……”



老婆言不由衷的發出了蕩人心魂的叫床聲,更加刺激了王政。



? ? “騷蹄子,那還不好辦……嗯,改天你也讓你家烏龜男人往你里面射一泡,到時候你家那個哪想得到自己老婆是被別人搞大了肚子……哈



哈哈哈!”



? ? 聽著他倆你一句我一句,此時的我已經楞在當場不知所措。我覺得我馬上就會當那個烏龜男人了,我老婆很快就會被別的男人當著我的面



搞大肚子了,我該怎麽辦?



? ? “啊……你最壞了!”老婆用擔心的眼神看著我。見我木在那,害羞的低下了頭。難道她已經妥協了?但再仔細一看她配合的肥臀,我覺



得她根本就是在等待王政射精!



? ? “拔出來啦!政哥哥,你要是把我肚子搞大了,要負責的啦!”



? ? “啊……啊……負責?負什麽責!嗯啊……騷蹄子。”



? ? “嗯……嗯……嗯……嗯啊……啊……當然是娶我啦!”老婆居然說出了要王政娶她的話!我整個人快崩潰了。難道我老婆不但要被別的



男人搞大肚子,還要和他……我已經無法繼續思考。



? ? “娶你?噢!噢啊……娶你個騷蹄子,我得戴上多少頂綠帽子?!”王政嘴上雖然這麽說,可身下沒有絲毫停頓。



? ? “討厭啦……咿呀!美……美啊!人家……人家只是背著老公和你偷情而已啦!呀呀……好熱……你要射了!你要射了!噢……美……爽



……”老婆頓時只顧著高聲叫床。



? ? “啪啪啪!啪啪啪……”王政以前所未有的高頻率做著最后的沖刺。



? ? “噢噢噢……騷蹄子……浪娘們……小騷貨……小蕩婦……”



? ? “咿呀……呀呀啊……咿呀……噢……啊啊啊……噢……呀……呀……里面好熱!你要射了,親哥哥……啊啊啊啊……射死騷蹄子吧!”



老婆淫語連連。



? ? 我站在一邊目瞪口呆。只知道老婆差點把我的上衣給撕壞,只知道老婆樂壞了!被別的男人……



? ? 這時,王政大喊一聲,把肉棍從我老婆的私處拔了出來,用龜頭頂在老婆豐滿的肥臀上,很快,濃稠的精液直射而出,把我老婆的屁股射



成了大花臉。



? ? 沒想到王政居然最后時刻拔了出來,我暗呼好險!自己老婆差點就當著我的面被人體內射精!



? ? 這時,我注視著老婆的神態,只見她瞇著雙眼、喘著粗氣,顯然被王政搞得過夠瘾了。



? ? “這騷蹄子,今天厲害得很啊!”王政射完精后,握著陽具在我老婆的肥臀上擦拭道:“是不是你那烏龜老公很久沒喂你了?”



? ? 老婆這才睜開雙眼,害羞的看了我一下,像個做錯事的小女孩般向我吐了下舌頭,轉而盯著我筆直的肉棒,伸手在龜頭上摸了下,才回答



道:“才沒呢!人家老公才兩天沒碰我而已啦!”



? ? 這倒是真的。



? ? “才兩天沒碰你就浪成這樣,還叫我射死你!哈哈!浪蹄子,你算是騷到家了。來!”王政將我老婆早就褪到腳跟的內褲扯下扔到一邊,



然后一把將她抱了起來。“呀!討厭!”老婆下意識的用雙手擋住暴露在我面前的私處大聲叫道。



? ? “騷蹄子,還害什麽羞?給我們橫哥瞧瞧你那的騷樣,等會橫哥進來有你樂的!”王政哈哈大笑道。



? ? 老婆抿著嘴,慢慢地將雙手移開。我這才清楚地看到了老婆的私處,平時我是沒少看過,老婆的陰戶暗里透紅,而且雜草是出奇的多,一



般穿著內褲都遮不住,總有稀稀兩兩的陰毛散在外面。此時此刻,老婆的私處簡直可以用水漫金山來形容,陰毛混著淫水閃閃發亮,被操得張



開的陰唇正貪婪地來回收縮,似乎正渴望著我的雞巴進入。



? ? “橫哥怎樣?這騷蹄子是個極品沒騙你吧?哎喲,我得上個衛生間。橫哥,交給你了!”王政說著把我老婆扔在了沙發上就往衛生間跑。



? ? “哼!臨陣脫逃啊?”老婆居然還不忘和他打情罵俏。



? ? “騷蹄子,等我養精蓄銳,看我一會怎麽收拾你!”王政說完就鑽進了衛生間,客廳里就剩下我和老婆。



? ? “你怎麽不讓他戴避孕套做?”我問道。



? ? 老婆張著腿“咯咯咯咯”的笑:“老公吃醋啦?”



? ? “他差點就射進去了。”我還在爲剛才的事耿耿于懷。



? ? “嘻嘻……最后不是沒射進去嘛!”老婆取出紙巾,將肥臀上殘留的精液盡數擦去。“老公,我今天性感不?”老婆突然站起身,轉了轉



問我。



? ? 純白色上衫配粉色超短裙,再加上黑色長統絲襪配黑色高跟皮靴,今天老婆的打扮絕對稱得上迷死人不償命。可就是這樣的老婆,剛才竟



當著我的面差點被另一個男人體內射精。



? ? “說嘛,說嘛……性感不?”老婆不依不饒。



? ? “今天老婆迷死人了。”我實話實說。



? ? 聽完我的贊美,老婆才得意地一把摟住我的脖子輕聲道:“老公不吃醋!誰叫你平時老給我看一些下流的書和片子。今天人家就下流一次



啦!就一次哦!”



? ? 說著伸手從我褲裆中將剛剛軟下去的陽具掏了出來。



? ? “好細好軟呀!咯咯咯咯……”老婆熟練地擺弄了幾下,很快,我的家夥就慢慢恢複了原貌。老婆順勢蹲在地板上,一雙小手外加一張粉



嘴,弄得我叫爽連連,肉棍子挺得筆直,老婆的舌頭在龜頭上舔了幾圈后,一口將它含進了嘴里,我的陽具就這麽在老婆的口腔中膨脹到了極



限。



? ? 剛才老婆一直被王政玩著私處,而現在,她專心的對著我口交,讓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快感,因爲其中還夾雜



著一絲罪惡感。



? ? “哈哈!橫哥,搞死她!”這時王政從衛生間里出來了。



? ? “呀……你又有精神了呀?”老婆一見王政出來,就用一股很妖媚的眼神看著他。



? ? “騷蹄子,好好服侍我們橫哥,說不定我們橫哥一心動把你肚子給搞大!”



? ? “哼!把人家肚子弄大就那麽吃虧啊?”王政一出來,老婆的心思很快便轉移到他身上,我不由有點吃醋,總覺得老婆對王政特別有興趣







? ? “哈哈!當然吃虧!搞大你這小騷貨的肚子就得做你老公,你美得很呢!”



? ? 王政在邊上的沙發上坐下,翹著二郎腿、抽著煙看著我和老婆。



? ? “哼!就你壞!人家可是有老公的人。”



? ? “你家那個短命鬼!娶了你這麽個蕩婦做老婆,注定一輩子戴綠帽子!”



? ?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聽得我幾乎無地自容。如果讓王政知道他所說的短命鬼就在邊上,我看我不如死了算了!



? ? “橫哥,搞她!這騷蹄子就是欠干!”王政在一旁慫恿道。老婆也帶著挑逗的眼神看著我,看得我心神蕩漾,還沒試過在外人面前做呢!



? ? “喂!讓你買的套子呢?”老婆對著王政嬌嗔道。



? ? “騷蹄子,戴什麽套?讓橫哥搞你一下,整個娃給你家男人當現成爸爸。哈哈……”



? ? “討厭!你以爲人人都像你,每次都喜歡直接的就進來啊?”



? ? “騷蹄子……”王政取出了個安全套,扔給了我。此時我又在琢磨,王政到底沒戴套在我老婆里面弄過幾次,通過之前的對話,我已經肯



定老婆不止那麽一次和王政上床,甚至……已經來不及細想,我拿起避孕套就套在了肉棍子上。



? ? 老婆往后躺在沙發上,雙腿彎曲著張開,私處毫無保留的展露了出來。對于這個我再也熟悉不過的地方,我卻心潮澎湃,就在幾分鍾前,



這里剛剛被另一個男人的東西惠顧過,而且是毫無保護的情況下!越想越感到罪惡,但老婆的雙手已經指引著我的男根緩緩地進入了。



? ? “噢……”老婆發出一陣愉悅的低呼。即便剛剛被另一個男人滋潤過,此時她臉上依舊泛出興奮的表情。



? ? 夾雜著異樣卻刺激的心情,我的肉棒完全沒入在老婆的深處。



? ? “橫哥,感覺怎樣?這浪蹄子的浪穴會咬人哦!是不是很棒?”王政在一旁起哄。



? ? “嘿……真舒服!”我不自在的說了句,說完馬上投入到了活塞運動中,屋子里很快就彌漫著我和老婆的喘息聲。



? ? “噢……噢……往里點……啊……用力……往里插……噢……老公……”老婆不自覺地蹦出了“老公”兩個字,我頓時幾乎停止了呼吸!



? ? “啥?騷蹄子都喊老公了?”王政喊道。



? ? 老婆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連忙解釋:“討……討厭!人家打算做橫哥的老婆啦!橫哥哥……親哥哥……用力點……美死了……人家做



你的人啦……親老公……”



? ? “哈哈……人家橫哥是有家室的人,聽說橫哥老婆是個標準的大美人呢!好妻子……哪像你!浪得跟什麽似的。”



? ? “哼!啊……有……有那麽好的妻子……還……還……出來偷腥?噢……用力……”



? ? “嘿……我老婆哪能和你比。”我突然說出了這麽一句話,老婆被我說得美滋滋的,叫得更加大聲。我也很快忍不住,射精了!當然,是



射在了避孕套里。



? ? 發泄過后的我們略微停止了幾秒鍾,我才將肉棒拔出,自己清理了下,老婆則一溜煙跑進了衛生間。



? ? 我整理好衣服褲子,躺在沙發上抽起了煙。



? ? “不錯吧?兄弟沒騙你吧?別看她浪,標準的白領,有夫之婦。”王政道。



? ? “嗯,不錯。這也能搞上手,有你的!”我只能虛與委蛇。



? ? “咳……這種少婦最好搞!上手了你不去搞她……她還求著你去操!不過像這騷蹄子這麽漂亮的還真不少!你別看漂亮,悶騷!”聽著王



政這麽評價我的老婆,我也只是諾諾稱是!



? ? “對了,你上過她多少回?”我試探性的問道,此時心跳已經開始加速。



? ? “嘿!”王政翻了個身,得意洋洋的說:“這騷貨我上得多了!一個月前我才把她搞上床,前陣子這騷娘們說這一個月里,小浪穴被我的



雞巴撐大了,她老公插進來比以前更寬了……哈哈!”彷佛晴空霹雳,雖然我有心理準備,但他這一番話仍說得我整個人都差點哆嗦了起來。



? ? “不會吧……至于那麽誇張麽?”



? ? “哈哈……那是在床上,騷蹄子愛叫床得很!你不知道,今天她還算矜持的了。”



? ? “那平時呢?”好奇心戰勝了理智。



? ? “今天估計是第一次見你,平時和我做的時候,那騷樣……”



? ? “是不是在說我什麽壞話?”老婆的腦袋從浴室門里突然冒了出來。



? ? “哈哈,我在說你夠騷!浪蹄子……洗快點!”王政笑道。



? ? “哼,洗快點干嘛?你又有力氣啦?”老婆嬌呼道。



? ? “洗快點來服侍我們!敲敲腿、按摩按摩,你想吸干我們啊?”王政道。



? ? “咯咯咯咯……”老婆這才關上門繼續洗澡。



? ? “哎,真看不出來,你們還挺像兩口子的!”我滿懷醋意的試探道。



? ? “得了吧!我只喜歡給別人戴綠帽子,可不想被別人戴。”



? ? “不過她真夠漂亮的,身材也好,難得在床上也夠風騷,男人不都喜歡這樣的女人麽?”



? ? “漂亮是不錯!其實就是長得浪!一副騷浪樣。身材嘛,的確一級棒,所以啊,有得干就行,你想,她老公一個月干她幾次,我干她幾次



。哈哈……”王政笑得格外得意,我卻無地自容。



? ? “對了,你到底怎麽搞上手的?”我還是依依不舍,因爲從王政的嘴里我已經清楚了一點:在這一個月里,我老婆多次和他上了床!



? ? “嘿嘿!上個月那天我休息,就去這附近的咖啡館坐了會,這騷蹄子也在。



? ? 嘿!第一眼看到她,我就想入非非,所以特別注意她,發現她有點心神不甯。”



? ? 我知道這是因爲老婆剛看了半天色情片的原因。



? ? “后來她也發現我一直在看她,臉都變紅了。嘿嘿,那時我還心想,這妞真不錯,誰知道原來是個騷貨!我假裝看別的地方,突然瞟她一



眼,都發現她眼神都在我這!連續幾次都這樣!嘿……好家夥!被個美女注視,那感覺!后來我就大著膽子坐到她邊上,跟她開起了玩笑。她



問我在等人麽,你猜我說啥?”



? ? 我好奇地問道:“啥?”



? ? “我說我在找小姐!哈哈哈哈……”王政大笑了幾聲道:“當時心想,碰碰運氣,誰知這騷蹄子挑逗的看了我一眼,問我找到了沒,我就



說找到了,然后一直盯著她看。當時心想,這麽漂亮的美女,說不定一會能搞上手。果然,后來在我幾個黃色笑話下,不到半個小時,就被我



帶去開房了。哈哈!”聽著王政的簡單描述,我既感羞辱又覺刺激。



? ? 沒多久,老婆就出來了,她依舊換上了之前的那身裝扮,出門替我們去買了幾包煙。回來后,很快被王政抱進了臥室,而我的下身還沒反



應,只能推脫有點累,在客廳聽著兩人從臥室里我們睡床上傳來的淫蕩叫聲。



? ? 昨晚,老婆可謂淫態畢露,在王政面前簡直浪得出汁。而王政也不虧這方面的老手,我老婆那嬌嫩的肉體在他身下被干得浪態連連。



? ? 起初我老婆可能礙與我在場,比較矜持,王政卻又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屢次讓我老婆做出各種丟人的動作,老婆經不住王政的手段,被



他連連得手。



? ? 經過這一晚,我知道老婆和王政之間的交往其實相當頻繁,並不像老婆說的只做過一次那麽簡單。于是,在王政離開后我向老婆求證,她



才支支吾吾的說后來見過幾次而已。真沒想到,老婆給我戴了這麽大一頂綠帽子。沒辦法,我只得再三叮囑她,經過昨晚后,再也別和王政有



這方面的來往。



? ? 可惜一個星期后,就讓我失望了。



? ? 下班回家的我打開房門,只見老婆跪在沙發上,挺著肥臀,王政從后面正凶狠地抽插著。一聽到動靜,兩人緊張的同時回頭,一見是我,



王政驚訝道:“橫哥?你怎麽來了?”



? ? 我正不知所措,老婆說話了:“你能來,橫哥就不能來呀?死相!”



? ? “噢,原來你這騷蹄子有我一個還嫌不夠啊?嫌我一個下午還沒喂飽你?”



? ? 原來王政今天請假半天就是爲了來操我老婆!



? ? 沒辦法,我只得假裝道:“好你個王政,請假休息,休息到這來了!”



? ? “哈哈!”王政抱著我老婆的肥臀凶猛地狠插了幾下,“我也不想啊!可這浪蹄子電話里催得緊,知道我在上班還在電話里發騷,說什麽



老公晚上加班回來得晚!噢呀……”王政胯下的頻率逐漸加快,我再一次目睹了那根粗大的家夥在我老婆的陰道中橫沖直撞。



? ? 今天我本來要加班,所以中午就提前給老婆打電話,叫她晚上一個人隨便吃點,誰知道老婆居然趁這機會又把王政約到了家!



? ? “橫哥你稍等,讓我在這騷蹄子的屄里面再放一炮!你不介意我給你潤滑潤滑吧?”王政邊說邊干。老婆雙手扶在沙發背上,低著頭微微



甩動著長發,沈浸在無邊的舒爽中,絲毫沒有因爲被我撞見而內疚,至少我沒看出來!



? ? 大概持續了五分鍾左右,王政開始發狂的吶喊,伴隨著老婆悅耳的呻吟聲,一炮而入!最后時刻將肉棒盡根沒入,我才發現,我老婆被人



射進去了!



? ? 王政愉悅的舒爽了幾聲,才慢慢將粗大的肉棒緩緩拔出。



? ? 面對老婆被人體內射精的場面,我只能故作鎮定。其實,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目睹老婆被王政內射!上個禮拜六的那個晚上,半夜起床的我



就從客廳門縫中偷偷看到老婆和王政在我的床上做愛,而且最后是我老婆淫蕩地要王政射進去!



? ? 但這一次卻又不同。上次我在場的時候,老婆畢竟還有所收斂。可這次,當著我的面,老婆居然自然而然地就讓王政往里面射了。虧她還



和我保證不和他有來往!結果不但偷偷把他約到家,最后還被弄到完全不顧及我的地步。



? ? 但此刻,我居然不由自主的往前踏近了幾步,盯著王政緩緩拔出的肉棒,只見上面閃閃發光的沾滿了我老婆的淫水和他的精液,當龜頭出



來時,把里面的嫩肉都帶了出來。



? ? 真夠粗啊!王政將肉棒拔出后,將龜頭在我老婆的肥臀上擦拭干淨,而我老婆略微發腫的嫩穴正有節奏的張合著,慢慢地,濃白的精液開



始往下滴出。



? ? “橫哥,換你了!”王政滿足的往邊上一坐,示意我上來。此時的我已經顧不得別的,幾下就脫掉褲子,掏出了筆直的家夥,走到老婆后



面,對準那一片狼籍的肉洞,順暢地捅了進去。



? ? “咿呀……”老婆性感的叫了一聲,轉過頭,風情萬種的看著我:“橫哥好壞!也不讓人休息!”嘴上這麽說,可肥臀卻迫不及待地往后



送,我清楚地感覺到老婆體內王政那些滾燙的精液,刺激得我也不顧一切地來回抽送。



? ? “橫哥,往死里干!這小騷蹄子這幾天被大劉搞上了,咱們再不抓緊操她,用不了多久,包準被大劉搞大肚子!”



? ? 大劉?!我腦際一震。大劉也是我同事,而且是我們單位出了名的色狼,什麽樣的女人他都有興趣。但在我印象里,他也就靠花幾個錢玩



幾個小姐或一些鄉下打工妹,難道我老婆不但和王政搞上一腿,連大劉都上過她了?



? ? “橫哥,你聽說沒?前兩天,這騷蹄子自從被大劉干過一炮后,還請假送貨上門去大劉家當婊子,被操翻了。”我越聽越激動,下面不由



加快頻率,王政射在里面的精液潤滑著我的肉棒,很快我就一泄如注。



? ? “騷蹄子,你男人到底什麽時候回來啊?”王政問道。



? ? “不知道。”剛被兩個男人連續內射的老婆此時被王政在沙發上擺弄著,雙腿架在沙發椅上,按王政的話說,是要讓精液一滴也不能流出



來。



? ? “橫哥,今天我們要是把這騷蹄子的肚子搞大了,那該算誰的呢?”王政笑著問道。老婆一聽,撒嬌似的揮著粉拳就打上王政:“討厭!







? ? “哈哈哈!”王政一陣大笑道:“怎麽?浪蹄子,該不會被大劉搞上瘾,就忘了老情人了?”



? ? 老婆偷偷的瞟了我一眼,似乎這才發覺到我的存在,連忙道:“糟了糟了,我男人快回來了,你們快走吧,我也要收拾一下。”



? ? 王政還死皮賴臉的糾纏了一會,老婆才有點動怒,發話要再不走,以后都不給他操了,王政這才笑嘻嘻的穿好衣服出門。臨走前還非要我



老婆用嘴巴給他含幾下,老婆居然又順從了,就在大門口里面,跪在王政面前替他口交,這一弄就是好幾分鍾,因爲知道所謂的老公這時候是



不可能回來的。呵呵!



? ? 看著老婆熟練的動作,我居然又有了沖動,心想等王政走了之后,別的先不管,我非得先好好和老婆搞一次不可!



? ? 好不容易總算把王政吸了出來,雖說只射了一點點,但直接都射在了我老婆的臉上,配合她那淫蕩的表情,我幾乎立刻忍不住。



? ? “好了,騷蹄子,哥哥我這可就走了,想我的時候給我電話,改天你男人不在,我再來操你的小騷屄。”



? ? “死相!射了人家一臉。趕緊走吧!晚上我有空再給你電話。”老婆直接忽視我的存在。



? ? 但和王政出門沒多久,我用個借口跟他分手后又回來了,因爲這是我的家。



? ? 滿腦子欲火的我急急忙忙推開門,老婆就在客廳中,臉上的精液根本還沒洗掉,光著身子躺在沙發上,雙腿大大的張開,隱約還能看到剛



才射在里面的精液。



? ? “歡迎老公回家。”老婆咯咯的浪笑道。



? ? 我吞了口水,猴急的撲了上去。



? ? “老公好猴急!”



? ? “你這個淫蕩老婆,說,爲什麽擺著這副騷樣?”我興奮異常:“是不是背著我偷男人了?”



? ? “咯咯……咯咯……”老婆笑得更厲害:“是啊!給你戴綠帽子了,一個下面很粗的男人干了你老婆一個下午。我都不記得給你戴了幾頂



綠帽子了。”



? ? “好啊!又偷情,看我怎麽懲罰你!”我掰開老婆的粉腿,對著那混著別的男人精液的肉穴,突然激動非常,居然伸出舌頭舔了上去。



? ? “啊……髒!”老婆沒想到我會有如此舉動,想退縮,但肥臀被我摟著無法動彈。我的舌頭很快就探到了她的花蕾深處,精液和淫水的腥



臊味襲來,非但沒讓我覺得難受,反而倍添興奮。



? ? “啊……啊……好爽……老公……呀……啊……”老婆的叫床聲很快響起。



? ? “怎麽有股怪怪的味道?老實交代,是不是噴了什麽香水?”我故意問道。



? ? 老婆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浪叫道:“是啊!今天下午有個男人在我里面噴了三次這種香水。老公舔出什麽味道沒?”



? ? “舔出來了,一股浪騷味。”



? ? “咯咯咯咯……剛才還有另一個小雞巴男人也在里面射了一次,他的東西好小,一點都不爽。”老婆笑道。



? ? 哼!居然敢這麽說我,我一來勁,掏出整裝待發的肉棒就送了進去,“爽不爽?”我邊插邊道。



? ? “一般般啦!剛好能放進去。”老婆頓了會,又忍不住“咯咯咯咯”的笑了起來。我更加賣力,幾乎是豁了命似的加快速度。老婆的浪叫



聲也越來越急促:“老公加油……老公加油……人家喜歡大肉棒,越粗越喜歡……”



? ? “小騷貨!給我老實交代,你和王政到底搞過多少次?”



? ? “記不得了……嗯啊……嗯嗯……啊啊……反正,你老婆經常吃他的肉棒就是了……噢……爽……”



? ? “那大劉呢?”我問道。



? ? “啊啊……啊啊啊……大……大劉的……東西好粗……自從那天和他上過一次床后,人家日思夜想,盼著能早點再被他操……所……所以



……就請了假去他家……簡直被他干得爽翻了……”



? ? 我越聽越興奮,下身的速度變得更加快:“你這個欠操的蕩婦,你就不怕被人把肚子搞大了麽?”



? ? “這……這個月……我被王政都射了幾十次了,哪里被搞大?咯咯咯……”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